您现在的位置:

双击自动卷屏 
上传时间:2005-12-1 23:47:39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吉祥的记号。梵语音译作室利靺蹉洛利曩,意译为吉祥云海、吉祥喜旋。又作“塞缚悉底加”。为佛三十二相之一,八十种好之一。大乘经典谓此系佛及第十地菩萨胸上的吉祥相,如新译《华严经》卷四十八云(大正10·253c):“如来胸臆有大人相,形如卍字,名吉祥海云。”然若据小乘之说,则此相不限于胸上。如《长阿含》卷一《大本经》及《大萨遮尼干子所说经》卷六等书,皆谓佛之胸臆有卍字相。《方广大庄严经》卷三则说发有五卍字。《大般若经》卷三八一谓手足及胸臆之前俱有吉祥喜旋之德。《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二十九说腰间有万字,胸前有一旋。此外,于今印度阿摩罗婆提出土的佛足石,也刻有几个卍字。
  对于经典中的卍字,古来所汉译者,即有数种,如鸠摩罗什、玄奘诸师译之为“德”字。魏·菩提流支于《十地经论》则译为“万”字。相传唐·长寿二年(0693)始制定此字,音为“万”。意谓吉祥万德所集。因此,《宋高僧传》卷三于译音不译字之例中出此卍字。
  然《慧琳音义》卷十二载(大正54·378a):“卍字之文,梵云室哩二合末蹉,(中略)唐云吉祥相也。有云万字者,谬说也。(中略)非是字也,乃是如来身上数处有此吉祥之文,大福德之相。”意即“卍”本为一种记号,而非一字,说为“万字”者,乃将梵文译成汉文时之误。即将梵语(音译作洛刹囊,相之义),误为梵语(音译作恶刹罗,字之义),故有“卍字”之称,事实上应称作“卍相”。
  另据慧苑《华严经音义》及《华严经刊定记》所载,《华严经》之汉译本中有十七处用卍字。然而其梵本,则有二十八处。《慧苑音义》卷上云(大正54·437b):“卍字之形,今勘梵本,卍字乃是德者之相,元非字也。然经中上下,据汉本总一十七字,同呼为万。依梵文,有二十八相,即八种相中四种相也。”此中,四种相即:(01)室利靺蹉,意译作吉祥海云。(02)难提迦物多,意译作右旋。(03)塞缚悉底迦,意译作有乐。(04)本囊伽吒,意译作满瓶。而《慧琳音义》卷二十一与《慧苑音义》卷上(第一图)所图解的卍字,亦有很大的差异。
  此卍字,自古即盛行于世界各地,从而有关其起源,学者间异说纷纭。或以为太阳、电光、流水的象征,或说依据旋毛而有,或说是女性的象征。在古代印度,除佛教以外,婆罗门教、耆那教均曾使用此一符号。《罗摩衍那》等书中也有此记号。甚至在刻文的首尾、钱币等亦附有之。至于其书写方式,古来印度认为右旋与左旋有别,印度教以右旋表示男性神,左旋表女性神。于西藏,藏传佛教用右旋,苯教教徒用左旋。中国则左右多混用。新译《华严经》明藏本作左旋,高丽本及《慧苑音义》皆作右旋。
  按:泰国佛教徒向人祝福时,往往双手合掌于面前,并口称“ sawaticap”。此词之音义,皆与梵语“svastika”相近。疑其来源,或系与卍字之原义有关。

  附:王锡昌《卍字考源》(摘录自《中国佛教文史论集》)“卍”是个神秘的符号。

  (一)引言
  卍是远古代表某种象征的一种符号,其发生时代既无可考,出生地带也向无定论,但一直普遍的流传到现世各地,不论在文明古国,或是蛮荒之邦,都可发现它的踪迹:或见于宫室庙宇的建筑,或见于古今的刻石塑像,或又见于应用的器皿和男女的服饰品上,德国且曾以此为国徽,各种卍字会也奉之如圣符。其应用如此普及,然而关于它的论著,至今──至少在我国──还很少见。
  本来,这不是容易考究的问题,因其流传之悠久,散布之广泛,而且与人类文化、宗教思想处处都有密切关系。文献无征,牵涉过广,所以难于探索。兹就研讨所得,略加理董,草成本文,藉明其原始的意义,与其流变的痕迹,希望能引起海内民俗学者与语言学者研究的兴趣,这便是本文写成以前的简单动机。

  (二)卍的意义

  (01)卍是否文字
  卍在西洋通称为swastika(昔称suastika□svastika□或svastica),原是梵文su与asti二字所组成的。前者的意义为“好”,后者为“是”,合suasti即等于“是好”。后面再加上名词语尾ka,便成为suastika或swastika。所以就swastika的字源而论,是含有“幸运”之义。
  卍在中国本没有适当的名称,或音译则称为“室利靺瑳”,或义译则名为“吉祥海云”,据法云的引证,谓自唐武后朝,才制定其读音为“万”,他引《华严音义》说:“案卍字本非是字,大周长寿二年(0693),主上权制此文着于天枢,音之为万,谓吉祥万德之所集也。”查新旧《唐书》《武后本纪》,长寿二年(0693)并无制定卍字之说,不过《资治通鉴》天授元年(0690)条下,有“凤阁侍郎河东宗秦客,改造天地等十二字以献”之记载,可是其中也没有卍字。且今本慧苑《华严经音义》卷上“卍字之形”下并无“大周”以下数语。可见法云之说不确。
  还有在南北朝时的译经中已见有用“万”代“卍”之例,如元魏和尚菩提流支所译《十地经论》有:“菩萨胸中,有功德庄严金刚万字相。”其《大萨遮尼干子所说经》亦有:“沙门瞿昙胸有万字,示功德相。”等例。梁时刘勰记剡山石城寺之弥勒石像,亦有“当胸万字”之语,该石像造于梁·天监十二年(0513),成于天监十五年(0516),可见在南北朝时代,卍之称万已通行了。大概卍与万之俗体“万”字,形极相近,而且万又有“万福”、“万寿”之义,正与卍所代表的“幸运”与“吉祥”之义相合,所以以万代卍也是自然的趋势,无庸藉诸朝廷之力。若是果由于武后制定才通行的,那么当时所改造的天地等十二字,为什么没有一个能流行的?所以卍称万并不起于唐,南北朝时已有此例。实际万并不能等于卍,只不过因为汉字都是单音,所以才以与卍形义相近的万,权作此符号的读音而已。慧琳《一切经音义》也这样说:“卍字之文,梵云室哩未蹉,唐云吉祥相也。有云万字者谬说也。华严经第八卷中,具说此相等亦非是字也。乃是如来身上数处,有此吉祥之文,大福德之相。”所以卍并非文字,只不过是象征“幸运”、“万福”、“万寿”的一种吉祥的符号而已。
  (02)卍与■有无区别卍的种类很多,各地的形式也不一致。通常有所谓左卍字与右■字之别,前者梵称sauvastika,后者梵称swastika或svastika。慧琳《一切经音义》谓:“卍字之文……大福德之相。”(见前)慧苑《华严经音义》亦谓:“梵本■字,乃是德者之相。”卍与■同是德相,所以在佛典上无显著的区别。
  据克卢克(所有译名悉据商务标准汉译外国人名地名表,民国二十三再版本,以下并同)的解释,以为左旋的卍是一种表示肃敬的符号,因为阿波罗神像上的卍是左旋的。可是在西方,也有以卍为恶运的符号。据说有位俄国女皇,非常迷信,尝将她的寝宫的四壁,满饰■字,作为护符,不意所有的■,尽作左旋的卍,于是她和她的皇家,俱遭遇到不幸。
  阿斯特利以为一般的■,多是右旋,因为太阳的运行是从左向右旋转,一切的轮也都右旋。■正代表太阳的回旋,也代表人生的轮转。
  再就印度阿马拉洼提出土的佛足石来看,可以发现几个卍与■,无区分的并列着。■是佛足六十五吉祥相的第一个,卍是第四个。
  大概在上古卍与■原无区别,后来印度教以右旋的■为男性神的符号,以左旋的卍为女性神的符号;西藏喇嘛教徒全用右旋的■;Bonpa教徒全用左旋的卍;那都是后人所区分的。至于在佛教以及在中国流传的卍与■,常是混用而无区别的。
  (03)佛教中的卍代表什么卍通常用作代表佛的符号,大概因为佛胸间有卍字,谓之“佛心印”,以示功德庄严之相(见前)。《楞严经》云:“即时如来从胸卍字涌出宝光,其光晃昱有百千色。”新译《华严经》云:“如来胸臆有大人相,形如卍字,名吉祥海云。”《宋高僧传》也有:“如佛胸前卍字。”之语。不但佛之胸前有卍或■,发间亦有之。《庄严经》谓转轮圣王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其中:“七十八,发有万字。七十九,发彩螺旋。”《大般若经》谓:“如来应正等觉,三十二大士相,(中略)世尊发毛端皆上靡,右旋宛转,柔润绀青,严金色身,甚可爱乐,是第十二。”佛之眉毛也都右旋,《般若经》云:“世尊眉间有白毫相,右旋柔软,如睹罗绵,鲜白光净,踰珂雪等。”《长阿含经》云:“眉间白毫,柔软细泽,引长一寻,放则右旋,螺如真珠。”甚至于佛的周身毫毛,也都右旋宛转。《般若经》云:“世尊毛孔,各生一毛,柔润绀青,右旋宛转。”《长阿含经》云:“毛生右旋,绀色仰靡。”总之,无论佛之胸有卍或■,发有万字,以及眉毛右旋,这都是以卍或■形来象征佛身毛发的旋转。
  有时佛的手足间也有万字。《般若经》云:“世尊手足及胸臆前,俱有吉祥喜旋德相。文同绮画,色类朱丹。”新译《华严经》云:“愿一切众生,得轮相指,指节圆满,文相右旋;愿一切众生,得如莲华■字旋指,十力业报,相好庄严。”又云:“如来左足指间,有大人相,名现一切佛海云。(中略)于中示现一切诸佛,及诸菩萨,圆满音声,■字等相,利益无量,一切众生。”
  在著名的佛足石上,也可以见到有几个卍与■,在指端、掌心和踵前。这是象征佛的手足的指纹与掌纹的旋转。
  那么,何以毛发的旋转,或是手足指纹的旋转,都要以■与卍来表示?还有■与卍本发生在前而被采用为佛的瑞相之象征呢?还是因佛的特征才产生了■与卍?这都在此要解决的问题。
  我的解答是这样:第一,■与卍的产生,远在佛教之前。因为既非佛家所创,所以在佛经中找不出确切的解释,与固定的应用。毛发的旋转,可以说它形如■字;手足的指纹,也可说有■字相。第二,卍本是“幸运”与“吉祥”的符号,佛又是神圣而祥瑞的代表;而且其左右旋的形式,又恰与人的毛发与指纹的旋转相似;所以佛家便很自然的采用了这“幸运”的“吉祥”的符号,作为佛的神圣、庄严、光明,和祥瑞的象征。(中略)
  (三)卍的源流
  (01)卍的起源
  关于卍的发生问题,向有二派:牟勒以为在我们不可想像的远古时代,事件的发生,常是偶然的。在此地有可能发生,在其他各地也有同样的可能性。阿斯特利很同情其说,以为各地的卍也都是偶然发生的。
  但舍利曼与康特诸氏,却都有相反的意见。舍利曼在他的《特拉及其遗迹》上说:十字与卍字同是阿利安族的先祖居住在巴克特里及鄂斯河流域时代的重要的宗教符号。康特在他的《符号的迁移》(里也以为卍原是阿利安民族所独有的,而后为印欧系的民族分散在各地之外,也渐为埃及人、卞尔提安人、阿西利阿人,以及腓尼基人所借用。
  就今日各地所见之卍,差不多都有同一之作用:不是用作护符,就是用作天象的或神圣的符号,可见当出同源,绝非偶然发生的。牟勒辈之说,或不足以解释卍之发生的道理。
  据舍利曼最早的发现,是在十九世纪的第八十几年间在小亚细亚的西北角爱琴海东岸的特拉,及其附近喜萨利克、迈锡尼,及泰麟兹各城。在特拉所发现的是在许多纺缍形的螺环上,在墙壁上,在一个叫做枭面的缸上,及除了女俑以外的陶器上。在迈锡尼所发现的是在些小器物上,及一个奇怪的金盘上。在泰麟兹所发现的是在一两个陶器的模子上,及壁画上;特别是在几块花瓶的碎片上,绘着两匹马相对着,在马腿的中间有不少的菱形及卍字。所以康特据此以为卍即源出于特拉,而后向东传入印度、中国,及日本,向西传入高卢(Gaul)(今法兰西地古为高卢国,纪元前五十余年为罗马凯萨王所灭),较诸传入德国、斯干的那维亚,及不列颠诸岛为早。
  但塞斯据拉姆塞所录利卡俄尼阿之伊布里兹城(在小亚细亚北部)所存之赫司族(小亚细亚中之古国,在特拉之东,约在西元前一千四百五十余年)之石刻,其服饰有特拉族之卍字,以为特拉族之卍字,当系由赫司族而来。
  按此小亚细亚诸族,皆源出于阿利安族。阿利安族始居于中央亚细亚,嵚岭以西之帕米尔高原一带,嗣后生殖繁盛,分迁于欧亚毗连之波斯小亚细亚,以及印度和欧洲各处。卍为阿利安族所有之符号,亦当源出于中央亚细亚,而后流布东西各方。所以舍利曼以为当阿利安族居于巴克特里及鄂斯河流域的时代,当已有此符号,不过在东方至今还没发现而已。
  (02)卍的流传卍既为阿利安族所有的符号,则其流传的行迹,也正好与阿利安族的迁徙相符合。阿利安族迁徙的路线,大致可分作两条:一是向西南和东南的,便散居于波斯和北印度等处;一是向西进的,更分出希腊与意大利两大支族,分居于希腊、义大利及小亚细亚等地。而后再分出有革勒底斯族,散居于英法西班牙等地;德多尼族,分居于德丹瑞典挪威等处。所以卍也同样发现于波斯西南的伊拉姆、小亚细亚、爱琴海及多瑙河一带文化区。同时在中欧、西欧及东欧各地所发现之卍字,也与印度的卍有同样的吉祥与大德的意义。
  在波斯西南的苏萨,曾发现在一个着色的花瓶上有卍;至其传入印度,据康特的推想,当在西元前十三世纪,而后随佛教传入中国和日本。
  在希腊也发现在着色的花瓶上有卍。在义大利发现在一个钮扣上有两个卍字还有两个十字。在法国萨发的部尔热湖地带,曾发现铜器时代的泥块,上面印着卍字。在丹麦的西兰岛上,有块约在第九世纪或十世纪的刻石,上面有三个角所组成的一个三角形,还有一个卍字。在瑞典也发现一个铜瓶,上面有弯曲的螺旋纹所组成的卍字形状。在挪威也发现一个美丽的钮扣,上面有两行的卍字。这大概是迈锡尼的艺术,渡波罗的海而来的。
  在英国所发现的更多。现存大英博物馆的有东盎格利安(在英格兰东部)的胸针一对,上面刻有卍字花纹;有从肯德的法温士姆(,在英格兰东南部)的坟墓里出土的一个圆平的钮扣,上面也有卍字与十字的图案;还有在诺福克的什罗非姆(也在英格兰东部)出土一个精致的“尸灰瓮”,上面也有一圈左旋的卍。此外在萨符克的密尔敦厚(也在英格兰东部)还发现一个四只鸟头所组成的一个卍字形的钮扣。在爱尔兰的罗赫利,发现一个铜针,一端有希腊的十字,另一端有卍;又有一块刻石,上面有三种不同的十字──一个希腊十字在一个圆形物上,一个右旋的卍字在一个方形物上,还有一个菱形的卍字,在一个四叶饰上。
  在苏格兰的拉普兰德有卍形的搅乳器,韦尔逊以为卍字之应用于家中及家具上,当由拉普兰德而来。
  至于南北美洲,在哥伦布以前已有卍字的纵迹。韦尔逊曾在美洲的中部泰内西、俄海俄、阿康萨诸州所发现之哥伦布以前之遗物中有之;并在中美的尼加拉瓜、犹卡坦及科斯塔利卡各地的印第安人所保留的古代的信仰及习俗中亦有之;以及南美的巴西、巴拉圭各国,也可发现它的纵迹。韦尔逊以为这都是由旧大陆来的。
  在非洲的利比亚(在比属刚果的北部)有埃及人的纪念碑,上面有从波斯传入叫做Crux ansata 的驱魔的十字,大概也就是swastika之音转罢。
  在澳洲的斯利福德(在澳洲东南部)发现卍字在一个钮扣上。
  总之,卍字的流布,几乎遍及全世界,这也不过略举各洲都有卍字的纵迹之例而已,当然难免挂一漏万。不过我们就此很可以看出卍字并非偶然产生的,其流传的痕迹,可以有一贯的系统,这系统就是阿利安民族的迁徙。所以凡是上古阿利安民族所能到的地带,甚至渡过大西洋和印度洋,以至于南北美洲及澳洲,都有这民族上的符号。由此也可以想见上古阿利安民族迁徙的概况。
  (四)结论
  综上各节,可得结论如下:
  (01)卍本非文字,因其与万的俗体“万”字形相似而意相近,遂通称为万。梵云swastika,汉译为“吉祥云海”,都寓有“幸运”之义。
  (02)卍与■本是象征火钻左右旋转的两个同样性质的符号,在意义上原无区别。
  (03)佛家以卍为其代表符号,盖以其象征佛身的旋毛与指纹,大概也取其光明吉祥之义。
  (04)卍的原始,本是上古民族以钻旋火的符号。所以梵称“塞缚悉底迦”相,正像火钻之形。
  (05)卍为火的象征,火为原始民族所崇奉,以为可以驱猛兽,可以镇鬼邪,所以卍也成为神灵的符号。火又能毁灭万物,佛家喻作智火,于是卍又作为消除恶业烦恼之功德相。卍又象日象轮,长住不息,有永生之意,更成为人间一切祥瑞之符号。
  (06)卍初见于小亚细亚,当为阿利安族之产物,所以其出生也当在中央亚细亚,而后东西分布到世界各方。
  (07)卍的流传:一向南入波斯、印度,而后随佛教入中国日本;一向西入欧洲,先由希腊、义大利,而后德、法、丹麦过波罗的海入挪威、瑞典,或过英吉利海峡入英国三岛;更有远航地中海至非洲,横渡大西洋至美洲,再越太平洋至澳洲。
  总之,卍并非神秘的符号,只要能缜密考验,自会显露其真相。此文不过是抛砖引玉,希望海内学者,更有精确的稽考与发现。
  [参考资料] 《大宝积经》卷二十;《观佛三昧海经》卷四;《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一;《四分律》卷五十二;《经律异相》卷五;《法苑珠林》卷三十五;《翻译名义集》卷六;《祖庭事苑》卷四;《三大部补注》卷十三。
联系电话: 0592-2097933

Email: zd933@163.com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 厦门市分行 厦大分理处 户名:黄德中(释智德之俗家名) 账号:6227-0019-3567-0013-613

寺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南普陀寺 邮编:36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