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双击自动卷屏 
上传时间:2006-9-1 16:37:54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日本佛教中,属于净土门之一宗。亦称真宗。古代又称一向宗、门徒宗。开祖为日僧亲鸾。以《教行信证》等亲鸾之著述为教义之根本;以《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为所依经典。

  日本·承元元年(1207),净土宗祖法然之专修念佛宗受到严格的禁止。法然因此被流放至土佐国(高知县),其弟子亲鸾亦受牵连,而被流放至越后国(新潟县)。亲鸾至流放地之后,自号愚秃亲鸾,娶妻生育儿女,过着非僧非俗的生活。七年后(建保二年,1214),偕妻子移居常陆国(茨城县),建立稻田草庵,在关东农民间弘扬本愿他力信仰。

  亲鸾于二十年传教期间,归信之人甚众。其中以杰出弟子所在地区为中心而形成之集团,称之为“门徒”。如以真佛为中心的“高田门徒”、性信为中心的“横曾根门徒”、顺信为中心的“鹿岛门徒”及“大网门徒”等。

  文历二年(1235),亲鸾返回京都,依然坚信本愿他力之信仰,并努力从事著述活动。弘长二年(1262)示寂,享年九十。葬于东山大谷。

  文永九年(1272),亲鸾弟子于东山建立御影堂。其地为亲鸾么女觉信尼之私有地。堂则藉东国门徒之援助而完成。此即大谷本庙。建治三年(1277),觉信尼以其后世子孙得任本庙之留守职为条件而捐献此地,本庙遂为门徒所共有。

  觉信尼首先将留守职让予其子觉惠。其后,觉惠之异父弟唯善顗觎此地之所有权,遂起纷争。后经东国门徒之助,乃将留守职传予觉惠之子觉如。

  觉如欲排除逐渐壮大、干涉本庙的教团势力,且欲将大谷本庙当作教团之本山,以留守职为教团之主权者,并将寺号改称为本愿寺。然而中央集权的体制虽然奠定,各地教团却脱离本庙,纷纷独立。

  嘉禄元年(1225),真佛高田派建立专修寺。室町中期,将此寺移至伊势国(三重县)一身田。其门流逐渐兴盛,与本愿寺派相抗衡。自真佛法流形成的派系有:兴正派、佛光寺派、三门徒派、山元派及诚照寺派等。又性信的横曾根门徒流兴起木边派;觉如之子善入(一称善性)法系又形成出云路派。以上诸派,再加上本愿寺派及大谷派,称之为真宗十派。

  宽正六年(1465),本愿寺之第八代莲如兼寿,遭到睿山众徒之攻击,遂至大津避难。从此以后,乃于东国传教。文明三年(1471),又於越前国(福井县)吉崎建立坊舍,作为北陆之传教中心。越前国原为高田专修寺派之中心地,莲如之建舍传教,不为此派所纳。后专修寺派得加贺国(石川县)守护富■政亲之援助,遂于文明七年(1475)烧毁吉崎坊舍。莲如又自若狭逃至摄津。文明十二年,于山科建造本愿寺。明应五年(1496),又于大参石山建立别院,并于此隐居。

  至第十代证如光教,近畿的一向宗徒(即净土真宗徒),与日莲宗徒发生争战。天文元年(1532),山科本愿寺亦遭连累,而被烧毁,证如遂移往大参石山别院,并改称为石山本愿寺。后其子显如光佐承嗣第十一代,与织田信长发生石山合战。天正六年(1578),由于正亲町天皇之调停,乃缔结和议。显如遂退居至纪伊国(和歌山县)之鹭森。迄信长死后,于天正十一年,移至和泉国(大阪府)贝冢。又于天正十三年,迁至摄津国天满。天正十九年,又得丰臣秀吉捐献京都堀川一条之地,并于此建立伽蓝。

  显如示寂后,本该由其长子教如光寿继承。后却改由其弟准如光昭担任法主。德川家康同情教如之遭遇,遂赠乌丸六条寺地,予其建立堂舍。从此以后,本愿寺派遂分裂为二:一为准如系统,称为本愿寺派(西本愿寺);一为教如系统,称为大谷派(东本愿寺)。

  江户中期,为了教团统一宗名的问题,净土真宗与净土宗之间发生纷争。迄明治五年(1872),大藏省下旨称为“真宗”,宗名问题始告解决。现在仅有本愿寺派沿用“净土真宗”一名。

  近世,本宗颇致力于世界性之传教。传播地区,包括台湾、朝鲜、夏威夷、北美洲、巴西等地。清末且曾到我国南京等地建寺弘法。当时之此宗僧人,且曾与我国南京·金陵刻经处之杨仁山(文会)发生法义论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真宗各派着手各种制度的改革,致力从僧侣教团转变为僧俗一体的教团。除上述所说真宗十派(本愿寺派、大谷派、高田派、兴正派、佛光寺派、木边派、出云路派、诚照寺派、三门徒派、山元派)之外,又成立净兴寺派、净土真宗同朋教团等分派。其中,真宗十派现在每年由各派主持“真宗连合学会”,进行传道及教义之振兴。

  在教义方面,本宗立二双四重教判,以教、行、信、证四法为一宗之纲格。分判真假二门,以信心为往生之正因,主唱平生业成为其要旨。二双四重,即竖出、竖超、横出、横超。就中,此土入圣道门难行道为竖;彼土往生净土门易行道为横;渐教为出;顿教为超。期求历劫修行证果之法相、三论等称为竖出;期求即身成佛证果之佛心、真言、法华、华严等称为竖超;依《观经》定散二善之教的往生净土法门称为横出;依《无量寿经》弘愿真实之教的净土法门称为横超。此中,前三重皆为方便权假,而后者横超为顿中之顿、真中之真、乘中之一乘。此横超即为净土真宗。

  又,本宗教义之根本在于亲鸾《教行信证》一书之主张。即谓“称名”系由阿弥陀佛之本愿力而来,因此是无上之行(大行)。即此称名之所以成立,在于信仰本愿之心,源自阿弥陀佛。因此提倡绝对他力之信仰。又,行者觉醒自己本质所具之恶性,系出自本愿力,因此阿弥陀佛所救之正机为恶人,故唱说“恶人正机”。此种主张,亲鸾认为是法然净土教的本质,为净土教中最真实之教法。

  ◎附一:村上专精着·杨曾文译《日本佛教史纲》第三期第十二章(摘录)
  净土真宗的开祖亲鸾圣人,是法然上人的一个门徒。因此,净土真宗的教义本应与净土宗各派一起进行说明。然而从本宗的教义、宗风以及现况来看,它有自己所独特的、与净土宗各派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在这里特别把本宗的教相、安心、起行、宗风的大致情况进行介绍。

  在真宗的教相当中,分为圣、净相对和真、假相对的二门。而在关于圣、净相对这一门中,又判释为“二双四重”。关于真假相对这一门中,又分出三愿、三经、三机、三往生的区别,还分出三种教、行、信、证。现将这些名目表示如下:

  ┌竖超……难行道─圣道门─实大乘教(禅、真言、天台、华严等即身成佛之教)
  ┌顿教┤           弘
  │  └横超……易行道─净土门─大无量寿经(选择第十八本愿净土真宗之教)
  大乘┤              愿
  │  ┌竖出……难行道─圣道门─权大乘教(法相宗等历劫修行之教)
  └渐教┤           要门
  └横出……易行道─净土门──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选择第十九愿、第二十愿
  真门           的净土假宗之教)

  小乘…………缘觉教─声闻教

  三愿    三经   三机   三往生   三土

  弘愿─第十八愿─大无量寿经─正定聚机─难思议往生──报土……净土真宗
  弘愿─第十九愿─观无量寿经─邪定聚机─双树来下往生─懈慢……净土假宗
  弘愿─第二一愿─阿 弥 陀经─不定聚机─难 思 往生──疑城……净土假宗

  大无量    南无阿    至心信    报土
  弘愿真实四法─教 寿 经 行─ 弥陀经 ─信 乐欲生 ─证 往生 ─净土真宗
  观无量    万善    至心发    懈慢
  要门方便四法─教 寿 经 行─ 诸行 ─信 愿欲生 ─证 往生 ─净土假宗
  阿弥    称名    至心回    疑城
  真门方便四法─教 陀经 行─ 念佛 ─信 向欲生 ─证 往生 ─净土假宗



  亲鸾圣人先立“教行信证”这一层的名目作为标准,然后又判释教相,成立宗义,据此,为了废圣道门而立净土门,首先进行了“二双四重”的判释,还在所立的净土门中,分出弥陀的三愿的差别,释迦的三经的区别,因为众生有三机的不同,所以往生也有三类的不同,与此相应,教行信证也有三类:一种是搀杂上了诸行(要门);一种是搀杂了“自力运心”(真门);这两类的教行信证都出于释迦佛陀的方便之教,因而是净土假宗,不是净土真宗,这是应当废弃的;第三种是不搀杂诸行,又不搀杂自力运心,这种教行信证出于弥陀、释迦的真实之教,这才是净土真宗。就是说,净土真宗在圣道门与净土门之上,又加上了关于净土真、假两门的废立,然后成立本宗的教义。这是他们自称“净土真宗”的由来。
  净土真宗的教行信证的名目,不仅是判释教相的标准,而且是安心的依据。真宗所说的安心,是依据陈述弥陀本愿名号的《大无量寿经》的教说,听闻了关于本愿名号的“起行”由来之后,所产生的深深的信仰。如果产生了这样的信仰,就必然得到往生成佛的证果。这种信条,在弥陀的愿文中称为“至心信乐欲生”,在释迦的愿文中称为“闻其名号信心欢喜”;在世亲的《净土论》中称为“一心归命”。总之,因为凡夫虚假不实,即使苦修砺练其身心,也毕竟不能自己栽植往生成佛的因种,而弥陀如来的本愿名号,却是往生成佛的因种已经得以成就的标帜,它表明,凡夫可以得到这种因种而达到往生成佛。过去我们没有成佛,只是由于没有听信这种名号。如果听信此名号,作为佛的愿力,在听信时佛就转给我们成佛的因种,因此,所谓听信之时,是直接决定我们能够实现成佛愿望的东西。有了这种信念,则无限的欢喜心也常常相续不断。

  安心要领既然如此,所以在关于宣传“起行”的方面也与其他宗派大不一样。大抵无论何种宗旨,在宣说“起行”的时候,都把“起行”作为自己成佛的因种。只有真宗以终生毕命为期,虽然需要五念门、五正行等正行,但却不把此比做自己成佛的因种,只是以此作为对无限佛恩的报答。按照宗义的序列,是教、行、信、证。所谓行,是舍弃杂行杂修的自力小行,而要弥陀他力的大行,在皈依这个大行的“信”的一念当中,已决定了往生净土的证果,因而不是把“行”放在“证”之前,而是把“行”放在“信”之前。因此,本宗不愿意以“信”后的“起行”比做成佛的因种,只是作为报谢佛恩而鼓励人们修持。由于这个缘故,其宗风也不同于其他宗派,本宗不是根据佛教戒律来规定宗徒的仪式,也不是据此树立宗风,而是僧俗一样,在无戒无律之上建成宗规,只要履行世上普通的道义就满意了。这可以说是深鉴于时机,又斟酌了宗意所产生的。

  ◎附二:〈真假二门〉(摘译自《望月佛教大辞典》)

  真假二门,真门与假门的并称。为日本净土真宗判教的用语。即以念佛一法为真门,其余诸万行为假门。《显净土真佛土文类》云(大正83·626b):“就愿海有真有假,是以复就佛土有真有假。(中略)由不知真假,迷失如来广大恩德。”

  依真宗之意,弥陀之本愿有真实、方便二种。方便之中更有真假之别。在弥陀之四十八愿中,第十八愿为真实,第十九愿为方便假门,第二十愿为方便真门。行者应当出假门而入真门,后更出真门以归入真实弘愿。此中,假门指《观无量寿经》所说定散要门之法,即定散摄一代教法而令入弘愿念佛要门方便之善,因此以之为依第十九愿的方便假门。真门,指《阿弥陀经》所说善本德本之名号,即此经之废万行诸善而令归于念佛一行,但因未除自力疑心,故以之为依第二十愿的真门。而此二门皆应归入第十八他力弘愿之方便。

  ◎附三:〈三愿转入〉(摘译自《望月佛教大辞典》)

  三愿转入是日本净土真宗的教义,即主张从方便之教至真实之教的信仰过程。谓由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中的第十九愿进至第二十愿,再转入第十八愿。

  真宗称第十九愿为至心发愿愿,系令“至心发愿,舍圣道之教,以归净土者,得以往生”的本愿,为《观无量寿佛经》要门之意。其行虽为诸善万行,但唯得往生化土而已。第二十愿即所谓至心回向愿,系令“舍诸行、修念佛,且至心回向者”得以往生的本愿,为《阿弥陀经》真门之意。其行乃称念如来名号,但未离自力之心,故仅能往生化土。第十八愿为至心信乐愿。即令“领解弥陀之愿心且至心信乐者”得以往生的本愿,系《无量寿经》弘愿门之意,依此愿故,而得往生难思议之报土。亦即先依第十九愿入万行诸善之假门,再依第二十愿回入善本德本之真门,后更出真门而转入第十八愿门。

  三愿转入,系源自亲鸾《教行信证》卷六〈化身土卷〉。其文云(大正83·632c):“依宗师劝化,久出万行诸善之假门,永离双树林下之往生,回入善本德本真门,偏发难思往生之心。”即指由第十九愿之门而入第二十愿之门。又谓(大正83·632c):“然今特出方便真门,转入选择愿海,速离难思往生心,欲遂难思议往生,果遂之誓,良有由哉!”此说则指由第二十愿门转入第十八愿门。然而,后世真宗宗徒对于亲鸾是否真有三愿转入的体验,以及信仰真实之教是否必须依序经过三愿转入的问题,持有各种不同说法。

  ◎附四:〈秘事法门〉(编译组)

  秘事法门是日本真宗的一种异端学说。相传起源自亲鸾之子善鸾将所学修验阴阳之道混入于真宗法义中,而宣称系其父秘传的正义,以教示于门徒。其说被视为异端。南北朝时代,越前国(福井县)大町的如道等人继承其异义,提倡“不拜秘事”,名为秘事法门。并广传于三河(爱知县)、越前(福井县)、常陆(茨城县)、下野(木县)等地。

  秘事法门的特征是秘密传授或于密室中行仪礼作法,不承认既成教团及教团权利,立在俗者为知识(教导者),轻侮僧侣,且述说入信的验证。在教义上,则受真言宗立川流、禅宗、时宗、两部神道、阴阳道等思想的影响,主张秘密相传、即身成佛、印可证明等,并立一益法门、不拜义、知识归命诸义。所根据的经典有《愚闇记返札》、《信问真答钞》、《本愿归命十个条》、《本愿成就闻书》、《心血脉钞》、《他力信心闻书》、《唯信钞议》等书。

  至江户时代(十七世纪~),因禁抑邪宗邪说之律令渐严,此派之徒众遂转趋地下,隐于社会的隐蔽处,形成一种秘密结社。当时着名的有土藏秘事、一如秘事、御藏秘事、地狱秘事等。明治维新后,允许自由信教,因而促使此一法门在京都、名古屋、北海道、九州等地公开传播。

  [参考资料] 细川行信《真宗成立史の研究》;斋藤昭俊(等)编《日本佛教宗派事典》;金子大荣《真宗学序说》、《真宗之教义と其の历史》;曾我量深《真宗の眼目》。
联系电话: 0592-2097933

Email: zd933@163.com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 厦门市分行 厦大分理处 户名:黄德中(释智德之俗家名) 账号:6227-0019-3567-0013-613

寺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南普陀寺 邮编:36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