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双击自动卷屏 
上传时间:2005-12-2 21:57:30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一)佛陀,一佛与多佛佛是佛陀一辞的略称,佛陀的意思是“觉悟的人”、“觉者”。古时也写成浮屠或浮图。
  在与声闻、缘觉(辟支佛)作区别的时候,则称佛为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就是“无上正等觉者”、“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意思。为什么如此形容佛呢?那是因为佛和声闻的阿罗汉与辟支佛不一样,他在自己开悟的同时,也从事于救渡他人,使他人开悟。这种悟行是完全圆满的,因此用上述诸词来形容佛。
  西洋人提到佛陀的时候,多半是指历史上的释尊。这是因为他们按照南传佛教的习惯。在南传佛教里,一般都只将释尊当成佛宝来崇拜。
  实则,在原始佛教时代,已经不只是把释尊一人当作佛陀了。相传在过去世中,即已有佛陀出现,也同样地说法,并化导救渡众生。相传在释尊以前有六佛出现,加上释尊就是过去七佛。释尊之后将有弥勒出现,就是所谓的未来佛。这种见解在原始佛教时代就已经产生了。
  过去七佛是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浮佛、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在《长阿含》《大本经》(巴利《长部》第十四经)中即已曾记载释尊所说的七佛思想。
  关于未来的弥勒佛,《长阿含》的《转轮圣王修行经》(巴利《长部》第二十六经)、《中阿含》的《转轮圣王经》中都曾提及。释尊发现法就是世界人生的真理,并且将这真理说给世人听。这种具有完全人格的人并不只是释尊一人而已,在过去和未来一直存在着许多。经典里面之所以说到许多这样的佛,是为了证明法的真理性和法的永远性吧。
  释尊以前的过去佛是否实际存在于历史上,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到了部派佛教时代,部派佛教则说在过去七佛之前也有许多佛存在。于是越说越多,过去佛的数目和名称也因部派的不同而有所差异。例如巴利佛教,在过去七佛之前又另立十八佛,故有二十五佛。或者在十八佛之前又立了三佛,于是就有了二十八佛。这是巴利《小部》《佛种姓经》所说的。二十五佛分别是:燃灯、憍陈如、吉祥、善意、离婆多、苏毗多、最上见、莲华、那罗陀、莲华上、善慧、善生、喜见、义见、法见、义成、底沙、弗沙、毗婆尸……释尊。二十五佛之前的三佛则是:作爱、作慧、作依等。
  梵文《大事》是属于大众部的说出世部的佛典。在这本书中,关于过去佛记录了两种说法。根据第一种说法,在释尊过去世尚未成佛的菩萨时代里,他曾遇见、礼拜、受教的佛共有三十亿的释迦佛、八亿燃灯佛、五百莲华上佛、三亿弗沙佛、一万八千摩罗幢佛、五百莲华上佛、九万迦叶佛、一万五千炎热佛、二千憍陈如佛、一位普护佛、一千紫幢佛、八万四千帝幢佛、一万五千日佛、六千三百展转佛、六十四正思佛、一位善照佛、一位无败幢佛等。根据第二说,如将同名的佛删除,则从帝幢佛到燃灯佛有一一四佛,燃灯佛到迦叶佛有十五佛。

  上述梵文《大事》所提到的过去佛与汉译《佛本行集经》所提到的过去佛类似。根据《佛本行集经》,相当于第一说的有:三十亿释迦佛、八亿燃灯佛、三亿弗沙佛、九万迦叶佛、六万灯明佛、一万八千婆罗王佛、一万能度彼岸佛、一万五千日佛、二千憍陈如佛、六千龙佛、一千紫幢佛、五百莲华上佛、六十四螺髻佛、一位正行佛、八万四千亿辟支佛、一位善思佛、一位示悔幢佛;相当于第二说的则有:帝幢佛到能作光明佛(燃灯佛)一百佛,及从燃灯佛到迦叶佛十五佛。梵文《大事》和《佛本行集经》最后提到的十五佛,两者在顺序上多少有所不同。根据《大事》十五佛是下列各佛:燃灯、世无比、莲华上、最上行、德上名称、释迦牟尼、见一切利、帝沙、弗沙、毗婆尸、尸弃、毗舍浮、拘留孙、拘那含牟尼、迦叶。最后的六佛属于过去七佛。这十五佛类似记载在《大悲经》上的十四佛。这十四佛就是以上十五佛中少了见一切利佛的其他十四佛。
  根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所载,释尊在菩萨的修行时代,最初的阿僧祇劫里,曾供养从释迦佛到护世佛的七万五千位佛;在第二个阿僧祇劫从燃灯佛到帝释幢佛之间,供养了七万六千位佛;第三个阿僧祇劫从安稳佛到迦叶佛之间,供养了七万七千位佛。在《大毗婆沙论》和《俱舍论》中也都提到这件事。过了这三劫之后还有最后的百大劫。在百大劫中他又亲近供养了从毗婆尸佛到迦叶佛等六佛。
  又如《普曜经》、《方广大庄严经》、《佛藏经》等也都提到了种种过去佛。在《三千佛名经》中,提到在“过去星宿劫”、“现在贤劫”、“未来庄严劫”的三劫里,各有千佛出世。所以在这三劫中就列举了三千个佛名。

  从原始佛教进入部派佛教的时候,许多部派都曾主张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有很多佛陀出现说法,在部派之中,大众部一派认为除了释迦佛出世的娑婆世界之外,十方(四方、四维、上下)种种的世界都同时有佛陀出现。
  佛教主张一个世界只有一佛,是不能有两佛同时出现的。但如果不是在同一个世界,则可能有许多佛同时出现。上述大众部的“现在多佛说”即是就十方的多数世界而立论。大乘佛教也是上述大众部说法的进一步发展,而主张三世十方有无数佛陀出现。

  不论那一位佛陀都要经过三阿僧祇、百大劫或四阿僧祇、百大劫的长时间,以菩萨的身份修行聚集种种波罗蜜行,修集善根功德的结果,才能彻悟成佛。
  (二)佛身
  到大乘佛教时,有关佛陀的探讨就成为哲学化的考察。关于佛身,即有二身说、三身说、四身说等三种说法。

  此中,二身说是指法身与生身两种。法身是指佛陀的本质──法,将法具体化就成为理想式的佛身。生身就是父母所生身,这是指生在释迦国迦毗罗城的释迦佛。

  三身说有很多种,一般的说法是:(1)法身、报身、应身的三身说。(2)自性身、受用身、变化身的三身说。四身说是将第一种三身说分为应身与化身而成为法身、报身、应身、化身等四身。另外一说是将第二说中之“受用身”一项分为自受用身与他受用身,而成为自性身、自受用身、他受用身、变化身等四身。玆依三身说,略释如次:(1)法身:将佛陀所说的真理加以人格化而形成的真理佛,就是法身。最初在原始佛教与部派佛教主张有“五分法身”,包含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等五种教法。在这种情形下的法身,指“法的集积”。其中的“身”就是“集积”的意思,此与“身体”的“身”,意义不同。例如《佛遗教经》中,佛陀说:“自今已后,我诸弟子,展转行之。则是如来法身常在而不灭也。”
  到了大乘佛教时代,将遍满宇宙的法(真理)加以人格化,而将做为真理体现者的理想佛身称为法身。这并不是透过修行而证果的佛陀,而是本来法尔(自然)存在的理佛。可是这个法身也不只是理法而已,而是理智不二的。就在这个意义之下,法身可大别为以下三种:{1}做为教法的一种纯粹的理,{2}这个理成为理想佛身的理佛,{3}理之中包含智,具有任运无作之作用的佛身。
  做为信仰对象的法身佛主要是上面的第三种,像真言宗所说的大日(大毗卢遮那)如来,和《法华经》《如来寿量品》中所说的常住在灵鹫山的释迦牟尼佛等,都是这种法身佛。(参见附录《法华经》《如来寿量品》经文)(2)报身:又译为受用身,又称为等流身。是从法界等流而来的佛身,亦即等同法界而流入的理想佛身之谓。所谓报身是指菩萨经过波罗蜜的修行与誓愿的完成,而得到报果后成为完全圆满的理想的佛陀。又称为受用身,是指受用善根功德报果的佛身。受用身分为自受用身与他受用身两种。自受用身是由修行结果而得的佛果,并且自己受用自内证法门之法乐的佛陀。他受用身是给众生受用这个开悟的报果以及殊胜的法门,而指导教化众生的佛陀。可是报身的说法对象是初地以上的菩萨,所说的是第一义的甚深教法,地前的菩萨与凡夫都不是报身说法的对象。另外又有一种说法:即真正的报身只有自受用身;他受用身是属于应身(化身)。
  做为信仰对象的,实际上被尊崇的报身佛有阿弥陀佛和药师佛,还有,日本奈良东大寺的大佛──卢舍那佛,也可以看作是报身佛。(3)应身:又译为化身,又称为应化身。就是为了配合教化对象的需要,而变化成种种形象之佛身。这与报身相同,并不是遍历三世十方、普遍存在的完全圆满的佛身,而只是在特定的时代与地域,为了救渡特定的人所出现的佛陀。两千五百年前在印度出现的释迦佛就是应身,以过去六佛为始的多位佛陀以及未来的弥勒佛都是一种应身。
  应身有胜应身、劣应身两种。胜应身是为初地以上菩萨说法的佛陀;劣应身是为地前菩萨与凡夫、二乘说法的佛陀。在这种情形下,胜应身实际上与报身没有差别。所以所谓的“应身”应该是指劣应身。
  另外,应身同时也可区分为应身与化身两种。在这里应身是为了适应对方、化导对方而显现出一种比较适当的形象来说法的佛陀,也是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等相好的佛身。相当于在特定时代与地域出现的佛陀。
  所谓化身是不具备相好而以种种形象来救渡众生的佛身。所显现的形态有时候是凡夫,有时候则是梵天、帝释、魔王、畜生等形态,在五趣(天、人、饿鬼、畜生、地狱)之中现身说法。观世音(观自在)菩萨显现三十三身来救渡众生,这三十三身是:佛身、辟支佛身、声闻身、梵王身、帝释身、自在天身、大自在天身、天大将军身、毗沙门身、小王身、长者身、居士身、宰官身、婆罗门身、比丘身、比丘尼身、优婆夷身、优婆塞身、长者妇女身、居士妇女身、宰官妇女身、婆罗门妇女身、童男身、童女身、天身、龙身、夜叉身、乾闼婆身、阿修罗身、迦楼罗身、紧那罗身、摩侯罗伽身、执金刚身等等,此中除了最初的佛身之外,其余三十二身皆为化身。观世音菩萨又名千手观音、马头观音、十一面观音、圣观音、如意轮观音、准胝观音、不空罥索观音、白衣观音、叶衣观音等等,就是这个缘故。总之,观世音菩萨虽然被称为菩萨,但实际上应视之为应身佛或化身佛。
  另外地藏菩萨是显现成僧形的化身,以声闻的形态救渡三界六道众生的菩萨。另外,像不动明王、圣天(欢喜天)、荼枳尼天等等,属于明王部与天部的神祇,也可以说全部都是化身。
  (三)佛陀所具之性德
  关于佛德方面,佛陀具有十力、四无畏、三念住、大悲与十八不共法之性德;在外形方面,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等伟人的相貌。另外显示佛德的,还有所谓的如来十号。
  所谓“十八不共法”,是指声闻、缘觉、菩萨所不具备,而为佛陀独特所有的十八种功德。十八不共法有两个系统。一为小乘佛教所说,另一为大乘佛教所说。
  小乘的十八不共法指的是:佛之十力、四无畏、三念住与大悲。
  所谓佛的十力是:(1)处非处智力(辨别正确之道理与非道理的智力)、(2)业异熟智力(如实的了知善恶业及其报果的智力)、(3)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体证熟谙四禅、八解脱、三三昧、八等至等各种禅定的智力)、(4)根上下智力(如实了知众生根器之高下优劣等智力)、(5)种种胜解智力(如实了知众生种种意欲倾向的智力)、(6)种种界智力(如实了知众生的世界与性类差异的智力)、(7)遍趣行智力(如实了知依据何种修行就可进入何种境界的智力)、(8)宿住随念智力(正确的了知众生过去世命运的智力,这是佛的宿命通)、(9)死生智力(正确了知众生未来世命运的智力,这是佛的天眼通)、(10)漏尽智力(一切烦恼碍都消除净尽而开悟成佛的智力,这是佛的漏尽通)。
  “四无畏”又称为四无所畏。佛陀对其他任何人都具有绝对的自信,对任何人的问答论难,都绝不害怕、不必臆测。这四种能力谓之四无畏:(1)一切智无畏(佛自信是一切智者)、(2)漏尽无畏(自信一切烦恼障碍都断尽)、(3)说障道无畏(佛说烦恼与业障碍诸法时都具足自信)、(4)说尽苦道无畏(佛说这种消除烦恼与苦的戒定慧三学的修道时,具足自信)。
  所谓“三念住”是佛在任何场合,都保持着纯粹正确的意识。换句话说,就是在这三种情况下,他都具有正念正知的状态。(1)第一念住(当众生信奉佛陀时,佛不生喜心,他安住于这样的正念正知之中)、(2)第二念住(众生不信奉佛陀时,佛不生忧心,他安住于这样的正知正念中)、(3)第三念住(众生同时信奉佛陀也诽谤佛陀时,佛不生喜心也不生忧心,他安住在这样的正知正念中)。
  所谓“大悲”,就是佛陀恒常地具有救济众生苦难的大慈悲心。
  大乘的十八不共法,依据文献的不同,所列举的项目与顺序也不同,一般的说法是如此:(1)身无失(身业没有过失)、(2)语无失(语业没有过失)、(3)意无失(不失念、没有意业的过失)、(4)无异想(对一切众生都持平等心)、(5)无不定心(不会有众生之散乱不定的心)、(6)无不知舍心(没有不知众生与舍置众生的心),以上六个项目是由戒学而生起,是无住涅槃之因。(7)信无减(对无住涅槃具有纯正不坏的净信心)、(8)欲无减(对无住涅槃的志趣意念不减退)、(9)精进无减(在所有的场合都精进而不退减)、(10)慧无减(利益众生的智慧不退减)、(11)解脱无减(得到大乘解脱以后不会退减)、(12)解脱知见无减(使众生得无上涅槃的心志不退减),以上六个项目是由定学而生起,是无住涅槃之缘。(13)身业随智慧行、(14)语业随智慧行、(15)意业随智慧行(以上三者是指一切佛的身语意三业,恒常地有智慧随伴相应)、(16)过去知见无著无碍、(17)未来知见无着无碍、(18)现在知见无著无碍(以上三者,关于过去、未来、现在的一切法,佛陀都能平等的知悉,破戏论相,其知见无著无碍地自在),以上六项目是由慧学所生,是无住涅槃的当体本身。
  另外还有所谓的一四0不共法。这一四0法是:三十二大人相、八十随好、四一切种清净、十力、四无所畏、三念住、三不护、大悲、无忘失法、永害习气、一切种妙智等。(《大毗婆沙论》卷一七七、《瑜伽师地论》卷四十九等)
  所谓“如来十号”分别是:(1)如来、(2)应供、(3)正遍知、(4)明行足、(5)善逝、(6)世间解、(7)无上士、(8)调御丈夫、(9)天人师、(10)佛、(11)世尊等十一个。在这十一个中除去第一号“如来”,就是如来十号,这是其中一说。另一说则是将最末两号:佛与世尊合称为一项。这样也是如来十号。第一种说法是原始经典所说的十号。在《阿含经》中说明佛宝的定型句,也是这十号。以下依次解释上述的十一项名号。
  (1)如来:音译为多陀阿伽佗、怛佗孽多、怛萨阿竭,义译是如来,也可译为如去。所谓如来,是“如实而来的人”或“由真如而来的人”的意思。从真如法界而来,悟到真如,所过的是那种如实的教化生活,是如实去实行的人;也就是完全依循真理而来,依循真理而去,与真理完全冥合无间的人。“如来”一词和佛陀是同义语。
  在佛教以前,外教也用这个词汇,他们以之指称“解脱生死轮回之人”。大体上佛教的意义与之相同。在原始佛教中,“如来”一词,释尊都是以复数形来使用,是指解脱轮回的理想真人,这是第三人称的用法,并没有当成第一人称而以之自称的例子。
  当时的人很珍视“佛陀”这一词汇,视之为很稀有的称呼。到后世,“如来”和“佛”二词的使用,就不再被区别。所以阿弥陀佛也就是阿弥陀如来,药师佛也就是药师如来。但有一个例外,就是大日如来在习惯上通常都不称为“大日佛”。
  (2)应供:音译为阿罗汉,简称为罗汉。在大乘佛教方面,认为不论是阿罗汉或罗汉,都是指小乘声闻之得到悟境的最高圣者,是只求自利的人。但是大乘佛教这种讲法并不是阿罗汉的本意。阿罗汉的原意是应供,是指“应该被供养之人”或“有资格接受的人”。这个意思是说阿罗汉是断尽一切烦恼,具有卓越人格的人。所以这样的人也具有感化与善导世人的优越德性。
  因此,如果供养阿罗汉之衣食住的话,那么供养者将会得到数十百倍功德的回报。阿罗汉又称为福田,这是指阿罗汉就是一个可以使人们得到幸福收获的良田。愈是良田就愈能丰收,有时能回收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收获。如果供养或播种在像阿罗汉这样的良田上,那么供养者就会收获到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大功德。所以阿罗汉又称为无上福田。像这样的阿罗汉,是可以救渡世人,使他们幸福的。佛当然也是这样的阿罗汉。
  在弟子(声闻)中得到最高悟境的人就称为阿罗汉。在这方面,不论是佛或弟子中的阿罗汉都是一样的。但在大乘佛教来看,阿罗汉是未具教化活动的小乘圣者,这是对阿罗汉本意的一种歪曲。
  (3)正遍知:音译为三藐三佛陀,也写作正遍知,意译又作正等觉者。指“完全正确的觉者”。有时也在这词汇上加“无上”(阿耨多罗)来形容。佛的觉悟与声闻缘觉的觉悟不同,是最圆满、最正确的。为了和声闻缘觉有所区别,所以称为正遍知。他开悟的内容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或阿耨菩提(无上菩提)。与声闻菩提、辟支菩提是有区别的。
  (4)明行足:是指具足“明”(智慧)与“行”(体验)的人。佛陀在理论的智慧面及体验的实践面都非常卓越而且圆满,所以称之为明行足。佛教理论在合理性、伦理性、宗教性等方面是完备的,而且这些理论就是信仰实践的基础理论。与实践无关的空理空论,佛教是不说的。另外,其实践是以正确的理论为根据,完全没有迷信邪教的成份。圆满的理论与实践二者表里一体,这些理论与实践都兼而有之,都能具足的就是佛,所以佛陀又称为明行足。
  (5)善逝:音译为修伽陀,意译为“好去”。就是“如实的去彼岸”,或者是“不再沉沦于生死海之人”的意思。因为他能够实行善净圣道,因为他能够到不死涅槃的善妙处所,因为他能正确的完成波罗蜜到菩提座下成正觉,因为他能在适当的场合只说适当的话,所以称他为善逝。
  (6)世间解:是彻底理解世间世事的人。世间分为有情世间与器世间(或者是行世间、有情世间、空间世间)。在原始经典中所谓的世间有时候是指有情世间(众生),佛完全了解世间一切有情(众生)的心情、性格与根机,因而能相应地做适当的说法,并且使一切众生趋向理想,而化导救渡之。也就是说佛完全了解世间苦、集、灭、道的循环真理,他也据此来从事他的教化活动。
  (7)无上士:就是至高无上的人。佛是一切有情中境界最高的人。在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里,没有人能够与佛比肩,所以佛又称之为无上士。
  (8)调御丈夫:就是“能够调御丈夫的御者”的意思。佛可以训练那些具足佛性的所有人。佛视对方情况的需要,时柔、时刚,或刚柔并用,不论任何人,佛都可以调御他,导引他信仰与修行证果,所以称为调御丈夫。
  (9)天人师:佛陀是诸神与众人的老师,也就是三界大导师。事实上不只是诸神与众人而已,佛陀是教化救渡三界六道一切众生之导师。
  (10)佛:就是“觉者”,就是自觉觉他的人。

  (11)世尊:音译为婆伽婆、婆伽梵,古代意译为“尊祐”,是“具有瑞德的人”的意思。所谓的“瑞德”是指自在、出世间法、名誉、吉瑞、俱利之欲、俱利之精进等。由于有此瑞德,所以能得到世间的尊敬,而成为世间最尊贵的人。(世主)一词也译为世尊,在经典中一般是用婆伽婆(世尊)这个名称的。经典最前面常有“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的句子,其中的“佛”就是从婆伽婆这个字翻译过来的。(取材自水野弘元《佛教要语的基础知识》)

  附一:《法华经》《如来寿量品》

  尔时,佛告诸菩萨及一切大众:“诸善男子。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复告大众:“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又复告诸大众:“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
  是时菩萨大众,弥勒为首,合掌白佛言:“世尊。唯愿说之,我等当信受佛语。”如是三白已,复言:“唯愿说之,我等当信受佛语。”
  尔时世尊知诸菩萨三请不止,而告之言:“汝等谛听如来秘密神通之力。一切世间天人及阿修罗皆谓:癴今释迦牟尼佛,出释氏宫,去伽耶城不远坐于道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匁然,善男子。我实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下一尘,如是东行,尽是微尘。诸善男子。于意云何?是诸世界,可得思惟校计知其数不?”
  弥勒菩萨等俱白佛言:“世尊。是诸世界无量无边,非算数所知,亦非心力所及。一切声闻、辟支佛,以无漏智,不能思惟知其限数;我等住阿惟越致地,于是事中亦所不达。世尊。如是诸世界,无量无边。”
  尔时佛告大菩萨众:“诸善男子。今当分明宣语汝等:是诸世界若着微尘及不著者尽以为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来,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自从是来,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亦于余处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导利众生。
  诸善男子。于是中间,我说然灯佛等,又复言其入于涅槃,如是皆以方便分别。诸善男子。若有众生来至我所,我以佛眼观其信等诸根利钝,随所应度;处处自说名字不同,年纪大小,亦复现言当入涅槃。又以种种方便,说微妙法,能令众生发欢喜心。诸善男子。如来见诸众生乐于小法德薄垢重者,为是人说:“我少出家,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我实成佛已来久远若斯,但以方便教化众生,令入佛道,作如是说。”

  附二:印顺《佛法概论》第二十章第二节

  [正觉与解脱的特胜] 佛陀即得阿耨多罗三藐1三菩提──无上正遍觉者。正觉的普遍性、究竟性,超过一般声闻弟子,所以佛陀是重于正觉的。学佛者也不称发出离心,而说发菩提心。声闻是闻佛教声而解脱,佛却 “先未闻法,能自觉知,现法身知,得三菩提”(《杂阿含》卷二十六·六八四经)。佛陀的正觉,是无贪、无嗔、无痴的完满开展,究竟圆成;而声闻弟子的正觉,是偏于无贪、无痴的,佛与声闻的正觉,可说有程度上的差别。但这是说:佛陀的正觉,是智慧中心的,含摄得无贪、无嗔、无痴,从身心净化,自他和乐的生活中得究竟自在。如从智慧的无痴说,无漏慧的证法性空,与声闻没有差别,毕竟空是没有什么彼此差别的。能实现智证空如,即转凡成圣,转迷成悟。三乘同性的圣人,不是神,只是以智证空寂而得离欲解脱的自由人。不过,慈悲而偏于消极的不害他,这是声闻;重于积极的救护他,即是从修菩萨行而成佛。佛在这三乘同一解脱的圣格中,显出他的伟大。有情,是身心相依,也是自他互成的,所以佛陀的正觉,不但契合缘起的空性,更能透达缘起的幻有。慈悲利他的德行,更能发挥出来,不像声闻那样仅是消极的无诤行。人间佛陀的无上正遍觉,应从真俗无碍,悲智相应中去说明与声闻的差别。
  论到解脱,佛与声闻弟子平等平等。如《中阿含》《瞿默目犍连经》说:“若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解脱,及慧解脱阿罗诃解脱,此二解脱无有差别,亦无胜如。”解脱的平等,约解脱能感生死的烦恼及生死说。如论到烦恼的习气,即彼此不同,如舍利弗还有嗔习,毕陵伽婆蹉有慢习,这是烦恼积久所成的习性。虽然心地清净,没有烦恼,还要在无意间表露于身语意中。声闻的清净解脱,还不能改善习以成性的余习。这虽与生死无关,但这到底是烦恼的余习,有碍于究竟清净。古人譬喻说:声闻急于自了,断烦恼不断习气。这如犯人的脚镣,突然打脱,两脚虽得自由,而行走还不方便。菩萨于三大阿僧祇劫修行,久已渐渐的消除习气;等到成佛,即烦恼与习气一切都断尽了。这如犯人的脚镣,在没有打脱时,已设法使他失去效用;等到将脚镣解去而得自由时,两脚即毫无不便的感觉。这解脱的同而不同,还是由于声闻的急于为己,菩萨的重于为人。
  [佛的相对性与绝对性] 现实人间的佛陀,如释迦牟尼佛,成立于无贪、无嗔、无痴的均衡扩展,成立于尊重真理、尊重自己、尊重世间,而德行能作到时代的完成。这是说:在圣者正觉的同一性上,更有真俗无碍性、悲智相应性,达到这步田地即是佛。这在智证空寂的正觉中,没有彼此差别,是彻底的;三德的平衡开发,是完善的。本着这样彻底而完善的正觉,适应当时、当地、当机,无不恰到好处,佛陀是究竟圆满的。大乘法中说:菩萨初得无生法忍──这虽是慈悲相应的,约智证空性说,与声闻平等,即可称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说成佛了。究竟圆满的佛陀,即是如此,不外乎净化人性,扩展人的德能而达到恰好处。这才是即人成佛的佛陀,实现于人间的佛陀。
  在大乘法的展开中,佛陀观到达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绝对无限的佛陀。在从现实人间的佛陀说,这是多少可以考虑的。佛陀虽因久劫修行,有广大的世俗智,自发的胜义智,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实难以从现实的佛陀中得到证明。反之,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佛也决不因此而称为佛陀。人间世──只要是现实存在的,即是缘起的存在,缘起是有相对的特性的,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佛陀观的发展到如此,因为佛法的普及民间,从信徒归依佛陀的心情中发展出来。自释尊入灭,在时空的演变中,信众意欲──知识、能力、存在的无限欲求,不能满足于适应当时人间的佛陀,这才想像佛陀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而为任何时代、环境、信众所不能超越的,推尊为圆满的、绝对的。这是理想的,是自我本质的客观化。一般宗教,幻想此为外在的神;而正见的佛弟子,即知这是自心的佛,是自我──意欲本质的客观化。我们知道,成佛是智证──即三法印的空寂性的,这是没有彼此而可说绝对的,彻底的,能真俗无碍、悲智相应的。到达这,即是佛陀。知识、能力、存在,缘起的一切,永远是相对的。这并非人间佛陀的缺陷,这才是契当真理。虽说是相对的,但无论佛陀出现于什么时代,什么地方,他的知识、能力、存在,必是适应而到达恰好的。佛陀的绝对性,即在这相对性中完成。
  [参考资料] 印顺《佛在人间》、《成佛之道》;P。 Carus着·程慧余译《佛陀的纶音》;李荣熙译《巴利系佛教史纲》第二章;增谷文雄《佛陀》。
联系电话: 0592-2097933

Email: zd933@163.com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 厦门市分行 厦大分理处 户名:黄德中(释智德之俗家名) 账号:6227-0019-3567-0013-613

寺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南普陀寺 邮编:36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