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双击自动卷屏 
上传时间:2006-8-31 1:05:01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中国佛教的一个宗派。由于这个宗派是专修往生阿弥陀佛净土的法门,后世就称它为净土宗,又称为莲宗。净土宗立祖之说起于宋代。宋·四明宗晓(1151~1214)以晋·庐山慧远为莲社始祖,善导、法照、少康、省常、宗赜五人继之(《乐邦文类》卷三)。后来四明志磐改立慧远、善导、承远、法照、少康、延寿、省常为莲社七祖(《佛祖统纪》卷二十六〈净土立教志〉)。明清之际又加推袾宏为八祖。清·道光旬,悟开更加推智旭为九祖、实贤为十祖、际醒为十一祖(《莲宗正传》)。晚近印光又改推行策为十祖,实贤、际醒递降为十一祖、十二祖。印光的门下也加推他为十三祖。此宗被推为祖师的,大都以其人弘扬净土法门有贡献的缘故,并非像他宗的法系有前后传承的关系。

  中土的往生净土法门,起于东晋潜青山竺法旷( 327~ 402),《高僧传》卷五说他“每以《法华》为会三之旨,《无量寿》为净土之因,常吟咏二部,有众则讲,独处则诵。”稍后,慧远( 334~ 416)于元兴元年( 402),和彭城刘遗民、雁门周续之、新蔡毕颖之、南阳宗炳等一二三人,在庐山般若台精舍阿弥陀佛像前,建斋立誓,结社念佛,共期往生西方。又编有《念佛三昧诗集》,序中并有“又诸三昧,其名甚众,功高易进,念佛为先”等语。慧远与十八高贤结白莲社(简称莲社),同修净业。此莲社得名之由,是谢灵运一见慧远肃然心服,替他在东林寺开凿东西两池,种白莲,因而以莲社称(《佛祖统纪》卷三十六)。

  慧远圆寂后,专修净土法门的虽不乏其人,但到东魏的昙鸾才有发展,而奠定后世净土立宗的基础。昙鸾( 476~ 542),雁门人,原于四论及佛性深有研究,后来感于人命危脆,到江南去求长生之法于陶弘景,得仙经十卷,归途在洛阳遇到菩提流支,给他一部《观无量寿佛经》,说是解脱生死的大仙方。于是焚毁仙经,专修净业。先后在并州的大岩寺、汾州的玄中寺弘通净土法门,著有《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注》(简称《往生论注》)二卷,《略论安乐净土义》、《赞阿弥陀佛偈》各一卷等。他在《往生论注》中,依龙树的《十住毗婆沙论》〈易行品〉,立难行、易行二道之说。以在五浊之世,无佛之时,求到不退转地,是难行道;以信佛的因缘愿生净土,凭借佛的愿力便得往生,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是易行道。加以文理兼到,深为后世学者所推重,隋代智顗所著《十疑论》中曾有所引用。

  昙鸾以后,著名的佛教学者灵裕( 518~ 605)、慧远(净影慧远, 523~ 592)、智顗( 538~ 597)、吉藏( 549~ 623)等,都有关于净土法门的撰述(灵裕撰有《无量寿经疏》及《观无量寿佛经疏》等,均已逸失;慧远撰有《无量寿经义疏》一卷、《观无量寿佛经义疏》二卷等;智顗撰有《观无量寿佛经疏》一卷、《阿弥陀经义记》一卷等;吉藏撰有《无量寿经义疏》一卷等)。然皆非专宗净土,而继承昙鸾法系大弘净土宗的,则是唐代的道绰、善导。道绰( 562~ 645),并州文水(今山西太原)人,原是涅槃学者,后来在玄中寺看到记述昙鸾事迹的碑文,深有所感,于是专修净土法门,每日口诵阿弥陀佛。又前后讲《观无量寿佛经》将近二百遍,劝人念阿弥陀佛名;撰有《安乐集》二卷。他在集中,本于难行易行之说,立圣道、净土二门,把在此土断惑证理、入圣得果的教门,称为圣道门;凭借弥陀愿力往生极乐国土、入圣证果的法门,称为净土门。认为在此末法时代,只有净土一门是,起初诵《法华》、《维摩》,后依《观无量寿佛经》专修十六观,更往玄中寺从道绰听讲净土要旨。后到长安,在光明、慈恩等寺宣扬净土,著有《观无量寿佛经疏》(一称《观经四帖疏》)四卷、《转经行道愿往生净土法事赞》二卷,《观念阿弥陀佛相海三昧功德法门》、《往生礼赞偈》、《依观经等明般舟三昧行道往生赞》各一卷等,完备地组成了净土一宗的宗义及行仪。他的《观无量寿佛经疏》四卷传去日本,到了十二世纪时,原出身于日本比睿山天台宗的源空(1133~1212),即依这一《经疏》的〈散善义〉,着《选择本愿念佛集》等,宣扬专修念佛的净土教,开创了日本的净土宗。源空的弟子分成“六大法系”,其中之一亲鸾(1173~1262),又开创了日本的净土真宗。善导的弟子有怀感、怀恽、净业等。

  怀感起初不信念佛往生之说,后来由善导的启迪,虔诚念佛,撰《释净土群疑论》七卷,通释关于往生净土的各种疑难。其后有少康(?~ 805),缙云仙都山人。初诵《法华》、《楞严》,后来学律部及《华严》、《瑜伽》。贞元初( 785~),在洛阳白马寺,得到善导的《西方化导文》,从此专修净业。后到睦州(今浙江建德县)建净土道场,时人称为“后善导”,尝和文谂集录从东晋·慧远到唐·邵愿保四十八人的事迹,撰成《往生西方净土瑞应删传》一卷。此外,有和道绰、善导同时的迦才,住在长安弘法寺,勤修净业,尝整理道绰的净土学说,撰成《净土论》三卷。

  又有慧日( 680~ 748),和善导、少康“异时同化”(《宋高僧传》卷二十九),世称慈愍三藏。青州东莱郡(今山东掖县)人,受具足戒后,从海路往印度求法,经过十三年,从陆路东归,中途就印度学者听受净土法门。回国后,勤修净业,撰有《净土慈悲集》三卷,《般舟三昧赞》、《西方赞》各一卷。他在《般舟赞》中,说回心念佛、凡夫得生净土等义,和善导的说法相似;但在《慈悲集》中主张教禅一致、禅净合行、戒净双修,这就和善导专修净土的主张有所不同。稍后有承远、法照。承远( 712~ 802),初从资州智诜的门下处寂( 648~ 734),传受禅法,后来在衡山教人专念弥陀,道化甚盛,时人称为弥陀和尚。法照起初入庐山结西方道场,修念佛三昧,后来到衡山师事承远,既而依《无量寿经》立五会念佛,以音韵文学弘扬净土法门,尝在并州及禁中举行,道化甚盛,撰有《净土五会念佛诵经观行仪》三卷,《净土五会念佛略法事仪赞》及《大圣竹林记》各一卷,其《五会法事赞》中,引载慧日的《般舟赞》全文。承远、法照都有许多弟子,但其后传承不久就中断了。

  唐人关于净土的撰述,除上述外,还有《阿弥陀经通赞疏》三卷、《西方要诀释疑通规》一卷(以上两种相传是窥基所撰)、《念佛镜》二卷(道镜、善导共集)、《念佛三昧宝王论》(飞锡撰)、《观无量寿佛经记》一卷(法聪撰)、《无量寿经连义述文赞》三卷(新罗·憬兴撰)、《无量寿经宗要》一卷、《游心安乐道》一卷(以上两种新罗·元晓撰)等,就中憬兴《述文赞》、元晓《宗要》,古来和慧远、吉藏两疏并称《无量寿经》四大注疏。

  五代末,吴越有延寿( 904~ 975),盛倡禅净合行说。延寿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原来是法眼宗的巨匠,既而一意专修净业,后住永明寺,以一百八事为每日常课,晚间往南屏山顶行道念佛,撰有《万善同归集》三卷、〈神栖安养赋〉一篇(有自注,已佚),回向极乐。宋初,专弘净土的,有省常( 959~1020),钱塘人,淳化中( 990~ 994),住在昭庆寺,慕庐山白莲社的遗风,在西湖边结莲社专修净业,后来改名为易行社,信众入社的有一二三人,僧众千余人。

  宋初以后,禅宗、天台宗、律宗等学者多兼弘净土。云门宗的天衣义怀及其弟子慧林宗本曾着《劝修净土说》。曹洞宗的长芦清了,有《净土集》行世。天台宗的学者四明知礼的弟子神照本如慕庐山之风,结白莲社。律宗的灵芝元照博究南山律宗,著有《观无量寿佛经义疏》、《阿弥陀经义疏》等,其弟子道言亦兼修净业。

  结社念佛之风,到宋代愈盛,从省常的易行社起,有知礼的念佛施戒会等二十余所;其中人数多的如灵照的净业社(1068~1077),参加僧俗多到二万人;也有人数很少的,如慧询等的西归莲社,只有十八人。

  元代弘扬净土的,有明本、怀则、惟则、普度等。明本(中峰,1263~1323),钱塘人,为宋末元初临济宗的巨匠,融通禅、教、律、密、净,晚年专修净土,现行的《净土忏》,即是他撰的;还有《怀净土诗》(一百首)等许多诗文。怀则撰有《净土境观要门》一卷。惟则(天如)撰有《净土或问》一卷。普度撰有《庐山莲宗宝鉴》十卷。元末明初,有性澄、善继、必才、显示、大佑、普智等。就中性澄(1265~1342)撰有《阿弥陀经句解》一卷。大佑撰有《阿弥陀经略解》一卷、《净土指归集》二卷。普智(?~1408)撰有《阿弥陀经集注》一卷。此外,明代比较通行的净土著述,有妙叶的《宝王三昧念佛直指》二卷,传灯(幽溪)的《净土生无生论》一卷,袁宏道的《西方合论》十卷。明末,云栖袾宏(1535~1615)、憨山德清(1546~1623)、灵峰智旭(1599~1655)等学者,或唱禅净一致,或说性相融会,或论儒佛合一,而一概以净土为归宿。袾宏,仁和人,起初参禅有省,后来住在梵村云栖寺,常修念佛三昧,撰有《阿弥陀经疏钞》四卷,用贤首家言语解释净土教义。此外,还撰有《往生集》、《净土发愿文》及《注》、《四十八愿回答》、《净土疑辨》等。德清,全椒人,早年致力于禅、教,后来在庐山仿效慧远的六时刻漏,专修净业;圆寂后,他的遗文被编为《憨山梦游集》,其中有《念佛切要》等许多关于开示净土法门的撰述。智旭,木渎人,早年由儒入佛,遍涉诸宗,而以台宗为主,行愿则专在念佛往生,撰有《阿弥陀经要解》一卷,用天台家言语解释净土教义;并选辑《弥陀要解》及《西方合论》等十种弘扬净土的著述,称为《净土十要》,成时评点节略。

  清初,比丘有实贤(省庵,1686~1734)、际醒(彻悟,1741~1810),居士有周梦颜(安士,1656~1739)、彭绍升(尺木,1740~1796)。实贤,常熟人,受具足戒后,就天的绍昙听受《唯识》、《楞严》、《止观》,受记■为灵峰四世,既而在真寂寺闭关三年,昼览梵筴,晚课佛号,晚年在杭州仙林寺结莲社,单提净土,尝在所撰《劝发菩提心文》中,阐发净土宗旨,激励四众;此外,撰有《净土诗》一0八首,《西方发愿文注》一卷、《续往生传》一卷等。际醒,丰润县人,早年听受《法华》等经,又参禅受记,后来慕永明延寿之风,专修净业,撰有《念佛伽陀》一卷等。他的再传弟子达默也撰有《净土生无生论会集》一卷。周梦颜,昆山人,博览经藏,深信净土法门,撰有《西归直指》四卷等。彭绍升,长洲人,初习儒书,后来信向佛乘,既而尽弃所学,专归净土,撰有《无量寿经起信论》三卷、《观无量寿佛经约论》一卷、《阿弥陀经约论》一卷、《净土圣贤录》九卷、《西方公据》二卷、《念佛警策》二卷、《一行居集》八卷等。同时有罗有高(台山,1734~1779)、汪缙(大绅,1740~1796),其生平学业,皆泛滥于儒释之间而致归于净土。

  清末有古昆(玉峰),自称幽溪传法后裔;尝在杭州建弥陀寺,撰有《净土随学》二卷,《净土必求》、《莲宗必读》、《念佛要语》、《念佛四大要诀》、《净土自警录》、《净土神珠》、《西归行仪》、《永明禅师念佛诀》、《念佛开心颂》、《上品资粮》各一卷。又有杨文会(仁山,1836~1910),安徽石埭人,广究大小乘经论,而以净土为归宿,常自称:“教宗贤首,行在弥陀”,笃修净土数十年无间断,撰有《观无量寿经略论》一卷等。晚近有圣量(印光,1861~1941),专力提倡净土,门下把他的文稿汇编成书,称为《印光法师文钞》四卷。

  此宗以三经一论为所依的典籍。三经是:(1)《无量寿经》二卷,曹魏·康僧铠译,此经叙说阿弥陀佛因位的愿行和果上的功德。(2)《观无量寿佛经》一卷,刘宋·尧良耶舍译,此经说示往生净土的行业。(3)《阿弥陀经》一卷,姚秦·鸠摩罗什译,此经说示净土的庄严和执持名号证诚护念的利益。一论是:《往生论》,全名是《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一卷,婆薮槃豆(世亲)造,元魏·菩提流支译,此论总摄上三部经正明往生净土的义旨。

  此宗的主旨是以行者的念佛行业为内因,以弥陀的愿力为外缘,内外相应,往生极乐国土。而它的实践修行法门是念佛,特别是称名念佛。念佛法门原有三种:(1)称名念佛,口称佛名。(2)观想念佛,观佛相好功德。(3)实相念佛,观法身非有非空中道实相理。称名念佛,又称散心念佛。观想、实相二种,合称定心念佛,或观察念佛。庐山慧远以次的净土古师所弘扬的净土法门,大都是观察念佛。到了昙鸾,便包含观察、称名两种。经过道绰到善导,却侧重称名一门。善导把往生净土的行业分作正、杂二行。正行是专依净土经典所修的行业。杂行是其余诸善万行。正行又分作五种:(1)读诵正行,专读诵此宗正依的《观经》、《弥陀经》、《无量寿经》。(2)观察正行,专思想、观察、忆念弥陀净土依、正二报的庄严。(3)礼拜正行,专礼拜弥陀一佛。(4)称名正行,专称弥陀一佛的名号。(5)赞叹供养正行,专赞叹、供养弥陀一佛。这五种正行中更有正业、助业的分别,读诵、观察、礼拜、赞叹供养都是助业,只称名是符契弥陀本愿的正业。善导的净土法门,便是舍杂行,归正行;而又正修正业,旁修助业;一心专念弥陀一佛的名号,念念不舍,以往生净土为期。自此以后,此宗的行持即以称名念佛为主。其次,善导的学说和以前慧远(净影)、智顗、吉藏诸师的学说不同之点很多。就教说,有自力、他力的不同。慧远等说依靠自己修行定、散二善的力量往生净土,善导却说凭借佛的愿力往生。就机说,有凡夫、圣者的不同。慧远等说《观经》的九品通凡夫和圣者,善导却说九品只是凡夫。就佛身、佛土说,有应佛应土、报佛报土的不同。慧远等说弥陀是应身、净土是应土。善导却继承道绰《安乐集》的说法说是报身、报土。总结善导一系的净土教义,即《无量寿经》的三辈、《观经》的九品,都是五浊凡夫,凭借佛的愿力即得往生。即凭借弥陀本愿的他力,虽然是见、思惑未断的凡夫,也得和地上菩萨同入真实无漏的报土。因此,一般称之为他力念佛法门。(黄忏华)

  ◎附一:太虚〈往生安乐土法门略说〉(摘录自《太虚大师选集》下)

  (一)信
  念阿弥陀佛往生安乐世界一法门,约之不出信、愿、行之三要。

  信者,疑断解成,志专心决之谓。约有:信自心、信佛土、信法门之三信。

  甲、信自心
  (1)信吾人本心,无始无起,无终无灭,持续而恒,随缘而转。从生趋死,虽死非断;从死趋生,虽生非常;招果有因,因熟成果,非一生之偶然,是故当求永安真乐。由业受身,身还造业,非一死所能了,是故当怀深忧远虑。生死苦长,升沈变亟,茫茫六趣,知飘茵地溷之何居!冥冥三涂,有幽囚宰烹之可惧!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快驹过隙,光阴容易虚度!盲龟值木,佛号好勤持念!故曰:“此心不向今身了,更向何身了此心。”

  (2)信吾心本源真性,即是佛性。是故吾人本具佛性,本来具足如来智慧佛德之藏,圆常安乐,自在清净。若遇善友开导,归依佛法僧宝,信从佛正法门,恳勤修习,必能证得。故曰:“劝君买桌江头去,定卜月明载满船。”

  (3)信吾人无始以来,亦曾生天,亦曾作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诸大菩萨、诸圣贤众,分身尘刹,觉悟群生,吾人夙生必曾值遇承事供养,植种善根,所以今生得闻佛法,复能发起信愿之心。虽由迷昧不自觉知,须信常为诸佛菩萨之所护念,是故应发勇猛精进之心,立坚决深固之志。十方诸佛、诸大菩萨,大慈大悲,大雄大力,无感不应,无机不摄,吾人果能敬信修习,佛菩萨必救度接引。观之历代往生净土僧俗男女人等,皆以夙生善根力故,现生敬信修习力故,诸佛菩萨救度接引力故,已皆往生安乐净土,成大菩萨;我亦如是,有愿必成。故曰:“彼既丈夫我亦尔,不应自卑生退屈。”

  乙、信佛土

  (1)信阿弥陀佛于过去久远世中,亦与吾人同为凡夫,舍国王之尊贵,从佛出家,发最深固大菩提心,立四十八深宏誓愿,积功立行,生生不退。依其本因地中、行愿力故,及其所教化成熟诸众生善根力故,遂成极安乐圆妙严饰之净土,与诸共愿行者同生其中而成无上正等真觉,寿命无量,光明无量,故名极乐世界阿弥陀佛。

  (2)信由此释迦牟尼世尊娑婆世界之西,过十万亿佛土,确确实实有一安乐世界,为阿弥陀佛所化之净土,观世音、大势至二大菩萨,洎清净大海中无量无数菩萨圣贤僧众,常共围绕,听佛说法,依佛法行,从佛法因证佛法果,永离苦难,得大解脱,神通妙用,不可思议,化身十方,修佛功德,摄诸有缘,同归乐土。净莲化身,不由胎爱,随往生者信心深浅,愿力大小,行功圆偏,而有上三品、中三品、下三品──九品──之别:下三品者,带业往生之凡夫也;中三品者,断惑证真之圣众也;上三品者,宏智大悲之菩萨也。下下品下,复有铁莲疑城之级,广摄罪恶深重或信愿薄弱之众,使生净土之后,忏恶修善,断疑生信,亦得花开见佛。然虽有此九品三级之殊,一经乘愿往生,皆得永脱生死轮回之苦,终成大觉圆寂之佛。一经花开见佛,皆得衣食如意,成无量寿,身心自由,游无量刹。风林水鸟,常演法音,大士众圣,共为善友。至安至乐,至美至善,至明至净,至真至常,故名无量光寿佛极安乐净土。

  丙、信法门

  (1)信此念阿弥陀佛往生安乐世界法门,乃二千九百年前降生于中天竺国,为──百亿日月、百亿天地──三千大千娑婆世界之教主释迦牟尼佛口之所亲说;弥勒菩萨、舍利弗阿罗汉、韦提希皇后等之所亲闻;阿难陀阿罗汉亲承佛旨之所结集流传,即今《无量寿经》、《佛说阿弥陀经》、《观无量寿佛经》是也。其余劝念阿弥陀佛往生安乐刹之经论,散见大藏,不可胜记。佛说《无量寿经》之时,舍利弗等大阿罗汉,弥勒等大菩萨,及诸天诸神人非人等无量数众,皆发愿往生。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之时,韦提希皇后依之修持,当即往生安乐土。佛说《阿弥陀经》之时,东西南北上下六方无数佛土,阿■佛等无数诸佛,同时赞叹我本师释迦牟尼佛,能于此五浊恶世之娑婆界中,说此最方便殊胜之法门。历代祖师圣贤善信称扬修习得往生成效者,更难悉数,故应信此法门最真最尊。

  (2)信此念阿弥陀佛往生安乐世界法门,下至极恶众生皆可修证,上至等觉大士亦应修证。盖下下品及铁莲花生者,即造五逆、十恶应堕地狱、饿鬼、旁生中者,闻此法门起信、发愿、修行得往生也。其中品生者,即能持五戒、行十善,或更稍修禅定,当生人道、神道、欲界天道中者,闻此法门起信、发愿、修行得往生也。观之《往生净土圣贤录》中,自大圣大贤以至淫女、屠户、鸟兽鱼虫皆有往生者,可以知矣。其上中品生者,即欢喜地至远行地之菩萨也。其上上品生者,即不动地至等觉地之菩萨也。观之《佛华严经》中普贤菩萨亦发愿往生,可以知矣。故应信此法门最广最胜。

  (3)信此念阿弥陀佛往生安乐世界法门,其理性虽不可穷尽,其功德虽不可思议,阿弥陀佛本因地中,曾发诸方世界有称念其名者即为护持摄受接引往生之宏愿。故《阿弥陀经》佛说: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即自知得生净土。故一经往生净土,便可直至成佛,永无纡曲,永无退转。但须心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而执持不忘,即得具足无穷尽之理性及不可思议之功德。且更有最易行之道,但须每晨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尽十呼吸,亦决定往生得不退地,永脱轮回,直至成佛。故名此法门为横超三界法门,一超直到如来佛地,非若从其余法门修证者,初从戒善以超三恶,次从禅定以超欲界,次从般若以超色无色界,尚未能入菩萨正定聚位,中间多复迂滞回堕之虞!岂若此门但从归依娑婆界佛法僧宝而归依极乐界佛法僧宝,即得顿超三界乎?故应信此法门最易最妙。

  (二)愿
  信心立矣,若不发愿,如有病人于此,虽得灵丹妙药,已知服之必能却病延年,身轻力健,设若不愿身轻力健却病延年,或复妄谓我今无病多寿,身体康强,无需乎此,置之不服,则不能得健康安乐延生之效。此亦如是,若不愿离娑婆、愿生极乐,则还与此法门为无关系。故信立当济之以愿,约之愿亦有三:

  甲、念念厌离娑婆秽土而欣往安乐净土
  释迦牟尼佛乘大悲救苦之愿,为此娑婆秽土中之教主,圣口叮咛,劝吾人厌弃离脱此娑婆秽土而欣慕往生彼安乐净土。吾人唯能顺佛之教,依教奉行,乃得谓之归依佛法,不辜负佛恩耳。

  一者,厌此阎浮提洲──吾人所居之地球即在此洲内──内、外、共三依俱苦,故愿离脱;欣彼极乐净土内、外、共三依俱乐,故愿往生。云何内、外、共三依俱苦也?谓内则依自身而有饥渴、冷热、疲劳、淫欲、生老病死等苦;外则依天然界而有风雨、雷电、雪雹、瘴雾、烟尘、沙砾、荆棘、岖崎、波涛、鼋、龙、虎、蟒、蚊蚋等苦;共则依人为界而有牵制、讥骂、争夺、伤害、淫乱、狂暴、奸险、欺骗、强占、暗窃、势驱、威迫、刀、箭、枪、炮、毒药、牢狱,乃至恩爱别离、怨憎会遇、祸起萧墙、变生衽席、求活不能、求死不得等苦。故此难堪忍受──娑婆译义──之界,实为众苦之海;此界中之人类,又为苦海之蜗!一经往生安乐之界,此之众苦永皆脱离。化身如意,故内依唯乐而无苦;受境称心,故外依唯乐而无苦;善友俱会,故共依唯乐而无苦。

  二者,厌此娑婆世界,地狱、饿鬼、畜生、恶神充塞,虽得生天,第一重天亦不能过九百万岁之寿,亦尚不免衰耗争斗之苦。纵使生至非想非非想天,亦不能过八万大劫之寿。犹复执心拘定,不能自由,报期一尽,还从业地。镬汤、炉炭、禽腹、兽胎、或神、或鬼、忽天、忽人,轮转靡定,出没无常,至危至险,极可恐惧!不唯人无足恋,亦复天无足希──其有欲以念佛而生天者,当知亦是魔念,应速除灭。其有劝念佛之人,求转世得人中富贵之报,或生天之乐报者,当知彼是魔鬼,应自坚持正愿,勿为所欺──,故愿离脱三有,欣彼安乐世界。彼安乐界,从本以来未有三恶道名,一经往生,即为善人、贤人、真圣、大圣,唯进无退,唯得无失,究竟成佛,常乐我净,至安至宁,永离怖畏。不唯上品可嘉,亦复下品可羡,故愿往生。

  三者,厌此娑婆秽土,茫冥隔碍:九地诸天,亦各为自类心境所拘碍,不能互相通达;降至五趣杂居地之欲界中,又复区为三界,不相闻见,不互往来。一曰天界,往来见闻但及天与仙神;二曰人界,往来见闻但及人与旁生;三曰鬼界,往来见闻但及鬼与地狱。又复鲜知夙命,不了他心,无不晦昧昏迷,故愿离脱;欣彼极乐净土显豁开通,圣眼互见,圣耳相闻,他心鉴照,夙命清净,身境无障,法性圆融,无不光明洞朗,故愿往生。

  乙、愿早往生净土得断无尽烦恼而成无上佛陀
  在此娑婆世界,虽发成佛之心,恶缘充满,善缘稀罕,修行甚难,多有退失,少得成佛。往生极乐世界,即具成佛之因,善缘具足,恶缘绝无,修行甚易,决不退失,皆得成佛。为成佛故,愿生净土,乃菩萨之大智心也。若无此愿,虽得往生,未能即从上品生。

  丙、愿早往生净土得学无量法门而度无边众生 
  在此娑婆世界,欲一生中成就佛菩萨行,具足诸佛菩萨功德智慧,通达无量方便法门,善能随顺一切众生种种根机性欲而为化度,甚难甚难!然一往生安乐净土,花开见佛,证无生忍,即得深达实相,遍通法性,分身十方世界,普度无边众生。为度生故,愿生净土,乃菩萨之大悲心也。若无此愿,虽得往生,未能即从上上品生。

  (三)行
  信真愿切,若不实行修习,如病人虽欲服灵丹妙药而得却病延年、身轻力健之效,然不如法调服,则还与此灵丹妙药为无关系,不能得其成效;此亦如是。故信立、愿具,当济之以行,约之行亦有三:

  甲、通行
  一者,孝养父母,敬事师长,救护生灵。二者,具归佛、归佛法、归佛法僧之相,持戒修善。三者,存自觉、觉他人、觉行圆满之心,信因知果。此三种行,盖为信佛教者通常之行,而《观无量寿佛经》亦取为往生安乐之要行也。

  乙、正行
  正行者,即念阿弥陀佛也。通言念佛,未专指念阿弥陀佛,今则为求往生安乐土故,专指念阿弥陀佛也。即念阿弥陀佛,复有:觉性念、观相念、持名念之三种。兹就古今贤哲所亲验遵行之至简至妙者言,无过持名念佛。持名念佛,复有三种:

  (1)每日定课念:复有二种:{1}于每晨起身,盥漱之后,于佛像或佛经之前,面西正立,唱归依佛一拜,唱归依法一拜,唱归依僧一拜,唱南谟本师释迦牟尼佛一拜,唱南谟弥勒菩萨一拜,唱南谟普贤菩萨一拜,三唱南谟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三拜;然后或长跪、或端坐、或仍正立;或出声朗念、或澄心默念阿弥陀佛四字,随气长短,尽十口气。念毕,再唱南谟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一拜,唱南谟观世音菩萨一拜,唱南谟大势至菩萨一拜。又诵发愿偈曰:“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华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然后随作他事,所费不过十分钟耳。依此日日行之有恒,命终决定往生安养。如行役于外,不能供像礼拜者,当向西合掌立礼,惟念阿弥陀佛而诵偈回向,亦不可缺也。{2}于每日随定几时几次,用数珠记声数念之,每日定课念几百声、几千声、或几万声不等,须以渐能增加不可减少为要。每时起讫礼拜唱诵如上,依此日日行之有恒,命终决定往生安养。

  (2)恒时随缘念:于一切时,于一切处,随一切缘,作一切事,行住坐卧,语默动止,见闻觉知,色声味触,心有所思,意有所观,即摄六根以念南谟阿弥陀佛。若杀生而不能救,当念南无阿弥陀佛,度其识神而往安乐。若遇病人而不能护,当念南无阿弥陀佛,释其悲痛而生安乐,并须为其广说阿弥陀佛国土乐事,及佛愿力,劝其专念求生。若遇休闲,当念南无阿弥陀佛,愿令宁静而勿游思乱想。若遇劳苦,当念南无阿弥陀佛,愿令精进而得成就安息。推而广之,通而贯之,无非南无阿弥陀佛之一净念相继而已。然此行颇不易行之,最好兼修每日定课之念,除每日定课之念外,乃修此恒时随缘念,则千稳百当矣。

  (3)克期取证念:休息世缘,舍离人事,或独自己,或共善友,或于佛寺,或于静室,或定一日乃至七日,一七日乃至七七日,数月乃至一年,数年乃至终身,礼敬佛法,忏除业障,兼诵往生净土经典及诸大乘经律,心心发愿往生极乐,昼夜六时长坐经行,专念阿弥陀佛,克期念成一心不乱,亲证念佛三昧,现前即得了了常见西方极安乐净土阿弥陀佛及诸大菩萨,常会一处,则未舍娑婆之报,已证极乐之果矣。故已修前之二行者,能于每年结一念佛七会,行之尤好。

  丙、助行
  随喜随力修布施中财施,所谓刻印经书,造塑塔像,立寺修斋,饭僧放生,建桥筑路,赈饥济贫,恤孤养老,救灾护病,灯明船渡,茶水汤药等等。随喜随力修布施中法施,所谓自孝父母,教人孝父母,自护国家,教人护国家,自受三归,教人受三归,自持五戒,教人持五戒,自念阿弥陀佛,教人念阿弥陀佛,自诵大乘经典,教人诵大乘经典,乃至开大法会,建大法幢等等。要之,凡有善利,无不兴崇,而一一皆发愿回向往生极乐,不求人天福报,则万善同归,同归净土矣。

  释太虚曰:夫修此法门者,如赴他处取一物然,信者,如目,要须见得明了,确有其物,确是可取之物,确是吾所能取之物,然后得取之也。行者,如足,虽舒目遥见而足不前进则不能取,足虽前进不欲伸手取之,仍不能得,必目、手、足三者同时俱运,而后乃取得之。故不唯有信,亦不可无行愿,有愿,不可无信行,有行,不可无信愿;抑亦有信愿不可无行,有愿行不可无信,有信行不可无愿也。佛乘妙宝,曰信、愿、行。能确然有得乎此,念阿弥陀佛往生安乐净土之法门,更无剩义。神而明之,存乎其人。

  ◎附二:〈南无阿弥陀佛〉(摘译自《望月佛教大辞典》等)
  南无阿弥陀佛,净土宗信徒在念佛时的全称句。意谓归依、礼敬阿弥陀佛。此语俗称六字名号或六字洪名。《观无量寿经》下品下生段载(大正12·346a):“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又,唐·善导《观无量寿佛经疏》卷一〈玄义分〉云(大正37·250a):“今此观经中,十声称佛即有十愿十行具足。云何具足?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回向之义;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义故,必得往生。”

  “南无”的梵语是namo,其语根为有礼敬之义的nam ,又音译为南牟、南谟等,意译为归命、归依。南无阿弥陀佛,表示对阿弥陀佛的归依。南无佛之语见于《法华经》。经典中特别限定以阿弥陀佛为对象的,仅见于《观无量寿经》。

  善导特重此“南无阿弥陀佛”之称,并将之与《观无量寿经》所说的第十八愿“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连结在一起诠释,而将十念解作念南无阿弥陀佛十遍。且将称六字名号置于往生净土诸行因的最上位。又谓此六字具足往生净土所必备的愿行。

  日本净土宗也对六字名号作种种解释。镇西派主张口称“南无”是愿,口称“阿弥陀佛”是行,因此任何下根器者,只要称念“南无阿弥陀佛”,自然愿行具足。证空以为“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是彼佛名号。六字中,“南无”二字是众生能归的心。若分机法,则属于机。若分愿行,则属于愿。阿弥陀佛确立众生往生的誓愿,系已得正觉的佛,因此众生之往生应与阿弥陀佛的成佛同时成就。所以,证空以为阿弥陀佛是众生往生的行体,众生往生所必须的愿行已成就于弥陀的法体上。因此,“南无”二字虽是众生之体,但此体是摄于弥陀觉体的众生之姿,此名为愿行具足、机法一体。凡听闻此名号者,了解信受,则能住于不退。

  此外,净土真宗也说六字名号。亲鸾在《教行信证》〈行卷〉中谓,六字名号是他力回向的大行。莲如承继此说,且以“南无”为信心之义,“阿弥陀佛”为摄取义。“南无”为信之机,“阿弥陀佛”为救济之法。又,该宗之重视绘像更甚于木像,重视名号更甚于绘像。

  ◎附三:弘一〈净宗问辨〉(摘录自《现代佛教学术丛刊》{64})

  古德撰述,每设问答,遣除惑疑,翼赞净土,厥功伟矣!宋代而后,迄于清初,禅宗最盛,其所致疑多原于此。今则禅宗渐衰,未劳攻破,而复别有疑义,盛传当时,若不商榷,或致诖乱,故于万寿讲次,别述所见,冀息时疑,匪曰好辩,亦以就正有道耳!

  问:当代弘扬净土宗者,恒谓专持一句弥陀,不须复学经律论等,如是排斥教理,偏赞持名,岂非主张太过耶?

  答:上根之人,虽有终身专持一句圣号者,而绝不应排斥教理。若在常人,持名之外,须于经律论等随力兼学,岂可废弃?且如灵芝疏主,虽撰义疏盛赞持名,然其自行亦复深研律藏,旁通天台法相等,其明证矣!

  问:有谓净土宗人,率多抛弃世缘,其信然欤?

  答:若修禅定或止观或密咒等,须谢绝世缘,入山静习。净土法门则异于是,无人不可学,无处不可学,士农工商各安其业,皆可随分修持净土,又于人事善利群众公益一切功德,悉应尽力集积,以为生西资粮,何可云抛弃耶?

  问:前云修净业者不应排斥教理抛弃世缘,未审出何经论?

  答:经论广明,未能具陈,今略举之;《观无量寿佛经》云: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一者孝顺父母奉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如此三事名为净业,乃是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净业正因。《无量寿经》云:发菩提心,修诸功德,植诸德本,至心回向,欢喜信乐,修菩萨行。《大宝积经》〈发胜志乐会〉云:佛告弥勒菩萨言,菩萨发十种心:一者于诸众生起于大慈无损害心,二者于诸众生起于大悲无逼恼心,三者于佛正法不惜身命乐守护心,四者于一切法发生胜忍无执着心,五者不贪利养恭敬尊重净意乐心,六者求佛种智于一切时无忘失心,七者于诸众生尊重恭敬无下劣心,八者不着世论于菩提分生决定心,九者种诸善根无有杂染清净之心,十者于诸如来舍离诸相起随念心。若人于此十种心中随成一心乐欲往生极乐世界若不得生无有是处。

  问:菩萨应常处娑婆,代诸众生受苦,何故求生西方?

  答:灵芝疏主初出家时,亦尝坚持此见,轻谤净业,后遭重病,色力痿羸,神识迷茫,莫知趣向。既而病瘥,顿觉前非,悲泣感伤,深自克责,以初心菩萨未得无生法忍,志虽宏大,力不堪任也。《大智度论》云:具缚凡夫有大悲心,愿生恶世救苦众生无有是处,譬如婴儿不得离母,又如弱羽只可傅枝,未证无生法忍者要须常不离佛也。

  问:法相宗学者欲见弥勒菩萨,必须求生兜率耶?

  答:不尽然也。弥勒菩萨乃法身大士,尘尘刹刹同时等遍,兜率内院有弥勒,极乐世界亦有弥勒,故法相宗学者不妨求生西方,且生西方已,并见弥陀及诸大菩萨,岂不更胜?《华严经》〈普贤行愿品〉云:到已,即见阿弥陀佛、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观自在菩萨、弥勒菩萨等。又《阿弥陀经》云: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据上所引经文,求生西方最为殊胜也,故慈恩教主窥基大师曾撰《阿弥陀经通赞》三卷及《疏》一卷,普劝众生同归极乐,遗范具在的可依承。

  问:兜率近而易生,极乐远过十万亿佛土,若欲往生不綦难欤?

  答:《华严经》〈普贤行愿品〉云: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灵芝《弥陀义疏》云:十表亿佛土凡情疑远,弹指可到,十方净秽同一心故,必念迅速不思议故。由是观之,无足虑也。

  问:闻密宗学者云:若唯修净土法门,念念求生西方即渐渐减短寿命终致夭亡,故修净业者必须兼学密宗长寿法?相辅而行乃可无虑,其说碻乎?

  答:自古以来专修净土之人多享大年,且有因念佛而延寿者,前说似难信也。又既已发心求生西方,即不须顾虑今生寿命长短,若顾虑者必难往生,人世长寿不过百年,西方则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智者权衡其间当知所轻重矣!

  问:有谓弥陀法门专属送死之教;若药师法门生能消灾延寿,死则往生东方净刹岂不更善?

  答:弥陀法门于现生何尝无有利益,具如经论广明,今且述余所亲闻事实四则证之,以息其疑:

  (1)瞽目重明:嘉兴范古农友人戴君曾卒业于上海南洋中学,忽尔双目失明,忧郁不乐,古农乃劝彼念阿弥陀佛,并介绍居住平湖报本寺日夜一心专念,如是年余,双目重明如故,此事古农为余言者。

  (2)沈■顿愈:海盐徐蔚如旅居京师,屡患痔疾经久不愈,曾因事远出,乘人力车磨擦颠簸,归寓之后,痔乃大发,痛彻心髓,经七昼夜不能睡眠,病已垂危,因忆《华严》〈十回向品〉代众生受苦文,依之发愿,后即一心专念阿弥陀佛,不久遂能安眠,醒后痔疾顿愈,迄今已十数年,未曾再发,此事蔚如尝与印右师言之,余复致书询问,彼言确有其事也。

  (3)冤鬼不侵:四川释显真,又字西归,在家时历任县长,杀戮土匪甚多,出家不久,每夜梦见土匪多人,血肉狼籍,凶暴愤怒,执持枪械,向其索命,遂大恐惧,发勇猛心,专念阿弥陀佛,日夜不息,乃至梦中亦能持念。梦见土匪,即念佛号以劝化之,自是梦中土匪渐能和驯,数月之后,不复见矣!余与显真同住最久,当为余言其往事,且叹念佛功德之不可思议也。

  (4)危难得免:温州吴璧华勤修净业,行住坐卧恒念弥陀圣号,十一年壬戌七月下旬,温州飓风暴雨,墙屋倒坏者甚多,是夜璧华适卧墙侧,默念佛号而眠,夜半,墙忽倾圮,砖砾泥土地落遍身,家人疑已压毙,相率奋力除去砖土,见璧华安然无恙,犹念佛号不辍,察其颜面以至肢体,未有毫发损伤,乃大惊叹,共感佛恩。其时余居温州庆福寺,风灾翌日,璧华亲至寺中向余言之。璧华早岁奔走革命,后信佛法,于北京温州杭州及东北各省尽力弘扬佛化,并主办赈济慈善诸事,临终之际,持念佛号,诸根悦豫,正念分明,及大殓时,顶门犹温,往生极乐,可无疑矣!

  ◎附四:〈日本净土宗〉(摘译自《佛教大事典》)

  八世纪时,善导的《观经疏》传入日本。十二世纪时,日僧源空(法然)依《观经疏》撰《选择本愿念佛集》等书,弘传净土宗念佛法门,创立日本净土宗。弘扬往生净土的安心、起行、作业等修行法门。源空之众多弟子中成为一流者,有隆宽之多念义(长乐寺流)、辨长之筑紫义(镇西流)、幸西之一念义、证空之弘愿义(西山流)、长西之诸行本愿义(九品寺流)、亲鸾之一向义(后开创净土真宗)。源空殁后,辨长于筑后建善导寺,弘扬念佛之教,成为日本净土宗二祖。其弟子良忠,于镰仓创光明寺布教,成为三祖。而将教义体系化,奠定今日日本净土宗教团组织之基础者,为七祖圣冏。

  至江户时代,由于德川氏的护持,于元和元年(1615)制定“净土宗法度”,以知恩院为总本山,教团体制乃趋完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净土宗分裂,以金戒光明寺为中心,创立黑谷净土宗,以知恩院为中心有本派净土宗独立(后改称净土宗本派)。但至昭和三十七年(1962)再度统一。现在,日本净土宗以知恩院(京都)为总本山,增上寺(东京)、百万遍知恩寺(京都)、清净华院(京都)、光明寺(神奈川县)、善光寺大本愿(长野县)、善导寺(福冈县)为大本山。

  [参考资料] 《佛祖统纪》卷二十七;《莲宗宝鉴》卷十;《瑞应删传》;《中国净土教理史》、《净土教概论》、《日本佛教史纲》(《世界佛学名著译丛》{51}~{53});《中国佛教的特质与宗派》、《净土概论》、《净土宗史与宗师》、《净土思想论集》、《净土典籍研究》(《现代佛教学术丛刊》{31}、{64}~{68});黄忏华《佛教各宗大意》;《净土思想》(《讲座·大乘佛教》{05})
联系电话: 0592-2097933

Email: zd933@163.com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 厦门市分行 厦大分理处 户名:黄德中(释智德之俗家名) 账号:6227-0019-3567-0013-613

寺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南普陀寺 邮编:361005